听到这声厉喝,方程不由得皱起眉头向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个穿着玄色长袍的中年男人正从内厅走出来,朝着白夫人的床榻走了过来。

“你给她......吃的是什么?”

男人面目严肃,国字脸、高鼻梁,一副不怒自威的模样,方程看到他便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能在白夫人房间里自由出入的这个年纪的男人,除了白家主白庆阳也没有别人了!“回白家主,这......是我方正堂自制的秘药!”

方程回答得不卑不亢。

“方正堂?

你就是方程?”

白庆阳很显然是听自己的夫人提到过方程,所以听到他的名字时不由自主的上下打量了他一遍。

“对,我就是方程,有什么问题吗?

白家主若是有什么问题的话,等我救了白夫人再说好吗?

这床上躺着的是你的夫人,夫人肚子里怀的是你的孩子,你不着急吗?”

方程有些无语,大家族的人就总是有这些繁文缛节!“我怎么不着急,不着急我会派人去找你来?

只是......”白庆阳听到方程的话也有些急了。

“只是什么?

还有什么比救人重要吗?

我人就在这里,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跑不了!我会那么傻吗?

再说了,要是我没有把握,你派人去叫我的时候我就不来那多好!”

方程看着白庆阳大声说道。

“我......”白家家主也没什么可说的了!“行行行,那你来,你快点......”方程白了白庆阳一眼,便立刻将麒麟血滴到了白夫人的嘴里。

白夫人还在大哭大叫着,白庆阳就坐在一旁,握着白夫人的手,眼睛紧紧地盯着他。

方程看到这幕倒是对他的印象好了很多,不管这人怎么样,至少对白夫人还是很在意的!“呃......”过了一会儿,白夫人开始出现不适的症状,只是她不适的地方与别人不同,别人都是胸部、胃部不舒服,可白夫人的手......却一直捂在小腹的位置。

“这......方程,这位置不对!”

余一恩面带慎重的看向方程,方程的脸色也微微的沉了下去。

一旁的白庆阳敏感的捕捉到了方程面部的变化,急忙站起身冲到了方程的面前,一把就揪住了他的领子。

“你不是说没有问题吗?

那现在......现在是怎么了?

雪落她到底怎么样了?”

“白家主,请您自重......”钱玉阳见白家主对方程对手,立刻上前一步,抬起手中的剑抵在白庆阳抓住方程领子的那只手上。

他是方程的侍卫,其他人他不管,就算是这万神界的界主威胁到方程的性命,他也是一样要上千阻止的!“无事!”

方程对着钱玉阳摇了摇头,他能理解白庆阳的感觉。

“白夫人怀有身孕,她身体里的虫蛊贪恋她的胎儿不愿意出来!”

方程向他解释着!“什么?

不愿意出来?

那......那怎么办?

怎么办?”

方程没想到,这堂堂的白家主竟然会为了自己的妻子在外人面前流露出这样的一面,他是真的在担心白夫人。

“无事,我保证可以治好她,白家主大可放心,只是......需要的时间有些长,你要耐心等待!”

作为大夫,其实方程不应该用“保证”这样的词汇来跟病人家属说话,虽然他有灵气傍身,但也从不曾跟病人打过保证,说一定能治好,都是说“尽力”这一类的话,但今天,他看着白庆阳这幅样子,不由自主的开口说了这话。

白庆阳听了方程的话,看着他那双笃定的眼睛,不由得松开了他的领子,低着头退到一边,蹲下身子看向自己的妻子。

“那就......有劳了!”

他的声音闷闷的,似乎带着哽咽之意。

方程也没去管他,只是转头看了余一恩一眼,似乎在问他有没有什么办法。

“蛊虫聚集在白夫人的小腹处,就是因为白夫人怀有身孕,胎儿新鲜的血液吸引了它们,它们守在那里不肯动弹,强行用灵力怕是会伤到胎儿,最好的办法......就是放血,让它们顺着血液流出来!”

“放血?”

听到这个办法,大家都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余一恩。

而方程听到这个办法显然并不吃惊,证明他的心里已经有数!“我也想到了这个方法,但是......那些蛊虫就是因为胎儿的血液新鲜甜美才赖在那里不走的,放血的话......它们就能出来吗?

要什么样的诱饵才能让把它们引诱出来呢?

没有谁的血比胎儿的还要新鲜的吧!”

方程也有些怀疑这个办法,可是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看到余一恩对着他微微的扬起了嘴角,方程不由得一愣,随即......他似乎明白了余一恩的意思。

“你是说......我?”

他指了指自己......白夫人侧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眉头紧紧皱着,身体似乎还是有些不太舒服,余一恩正在用自己的灵气为她缓解痛苦。

她的手腕处被利刃划开了一道不浅的口子,正在往外滴着血。

而她的手腕下边垫着一只碗,碗里盛着的......是鲜红的血液,而方程正坐在一旁,左手的掌心包裹着白色的纱布!白庆阳坐在床边,死死地盯着白夫人的手腕,不多一会儿,在白夫人手臂处真的出现了蠕动的异物。

“出现了......”方程淡淡的说道。

“真的......真的出现了......”“嘘!”

方程急忙打断白家主的一惊一乍,吓得白庆阳立刻禁声。

“蛊虫很狡猾,之前我们用灵力把它们推置出来是强迫它们的,它们没有办法。

但这次是引诱它们,要是它们发现不对,是会回去的!”

他小声的为白庆阳解释着,白庆阳急忙捂住嘴,点了点头!只见那一群蛊虫慢慢悠悠、似乎很警惕的蠕动到白夫人手腕的伤口处,探头探脑的钻出来,然后一只、一只的掉进了盛着大神方程血液的碗里。

白庆阳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由得微张着嘴巴!虽然听说过蛊毒、蛊虫,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蛊虫。

“好了!”

方程眼看着最后一只蛊虫掉进那只碗里,便立刻开口说道,旁边早已经准备好的钱玉阳一把就将那碗拿开,然后将手里的一坛酒到了进去,随即立刻点火,一串动作一气呵成,完美流畅。

只见碗里混着血的酒被点燃,蛊虫迅速地被烧成了黑炭,再也不能作害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