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端起香槟杯在灯光下摇晃着。

她半眯着眼睛,像是在回忆往昔一般。

少顷,她将香槟杯端在嘴边,小饮一口。

杯中粉色液体顺着朱唇优雅的滑入口腔。

当她做完这些动作时,王校长又给秦义发了一条微信。

“基本稳了,现在可以开始你的表演了。”

不经意的瞥了一眼手机,在看清楚内容后,秦义方才重新坐直了身体。

只见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女人,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

而后者也同样与他进行了一番对视。

片刻后,女人收回了目光,朱唇轻启。

“秦公子你当真没印象了?我是南汐啊!”

南汐?

听到这两个字之后,秦义在脑子里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但始终是查无此人。

可对方真切的眼神不断的在提醒着自己,终于是让他开始对自己的大脑产生了怀疑。

见此,南汐不禁哀叹道:“看来秦公子是当真把我忘了,想想也是,秦公子身边美女如云,又怎会记得毫无亮点我的呢?”

“嘶……”

听到这话连王校长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妹妹,你这叫没有亮点?

你身上的亮点都快把我给闪瞎了好吗!

老秦你也真是个禽兽,这种级别的美女都记不住。

我不在帝都的那段时间里,你到底背着我去祸害了多少姑娘。

简直是令人发指!

下次你要是再这样,我只能跟你说四个字了。

请带上我!

南汐的自哀自怨着实是让王校长倍感心痛。

还没等到秦义开口,他就在一旁接过了话茬。

“妹妹,千万不能看不起自己,我刚不都说了,老秦是脑子有问题,我替她向你道歉,这样,你带上你的小姐妹一起,今晚所有行程我王校长全包了。”

王校长说的这番话倒是很有底气,连秦义都不禁多看了他两眼。

然而到现在为止,秦义依旧还在脑海里搜索着南汐的影子。

想了良久实在是无果,最终还是只能问向对方。

“南汐……我们真的见过?”

这时南汐出人意料的没有哀叹,反而是坚决的点了点头。

“这样吧,我说一件事,你要还是没能想起来,那我就只能先行告退了。”

“上个月,秦公子发起了一笔5000万的捐款,没有给任何媒体透露,也没有在任何公开场合提起,能够知到的人少之又少,而我算是其中一个。”

话音落下后,秦义整个人都愣住了,他感觉自己脑子里在嗡嗡作响。

南汐口中的5000万捐款,秦义总共捐出去了两笔。

其中一笔是捐个L市第一高中的善款。

不过那时候秦义是在校庆舞台上拿着麦克风宣布的,所以几乎当天参加校庆的人都知道。

很明显南汐说的捐款并不是这个。

而另一笔,则是捐给向日葵孤儿院的5000万善款。

向日葵孤儿院的5000万善款,总共知道的人也就那么几个。

裴院长,张宸三,付潇潇,以及对孤儿院进行骚扰的开发商代表。

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

难道说……

想到这里秦义不由得虎躯一震,眼里的惊恐更甚了几分。

尽管他也不愿意去相信,可事实却明晃晃的摆在眼前。

不过出于严谨,秦义还是问了南汐几个关键问题。

“孤儿院叫什么?院长名字叫什么?”

南汐坦然回答:“向日葵孤儿院,院长叫裴卫东。”

秦义追问:“小时候谁跟我关系最好?”

南汐:“好像是叫张三吧,具体记不太清了。”

这下秦义彻底震惊了。

小时候大家都在牙牙学语,经常把张宸三的名字给简化成张三,两字名字相比于三字要好记不少。

久而久之,张宸三就真的变成了张三,直到初中之后他才拥有了完整的名字。

要是南汐说“张宸三”的话,秦义可能还会怀疑。

可她说的却是“张三”这两个字,这就让秦义不得不选择相信眼前的事实。

她也是向日葵孤儿院里走出来的孤儿!

可为什么在自己的记忆里没有这个人的存在呢?

越想越不明白,秦义只得问出自己的疑惑。

闻言后南汐莞尔一笑,先是喝了口酒,旋即才淡然开口。

“我小时候跟你们不一样,非常内向,甚至可以说有点自闭,总喜欢一个人待在宿舍里胡思乱想。”

“不过那时候就挺喜欢看你来着,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你被裴院长打得满院子乱跑的时候,我就会莫名的开心,换做其他任何人都没用。”

本来王校长还在一脸懵逼的喝苏打水,毕竟秦义小时候的事情他也没听说过。

可当他听到秦义挨打的时候,却是没能忍住,扭脸喷了一地的苏打水。

“我去,没想到老秦你也有遭受毒打的时候,看不出来啊!”

王校长用纸巾擦干嘴角的苏打水,惊叹道。

闻言秦义不由得白了他一眼,而后也不再理会,将目光重新转移到南汐身上。

这句话虽然逗笑了王校长,但也成功让秦义开始相信她。

毕竟秦义在孤儿院里的一些事情是无法在网上查到的,几乎只有孤儿院里的朋友才知道。

此时秦义更加的感到内疚,他甚至觉得是不记得南汐是自己的问题。

“不好意思,可能我的记忆确实出了点差错,我自罚一杯。”

说完这句话后秦义就将杯中的起泡酒一饮而尽,以表自己的诚意。

南汐也没有回答,只是笑吟吟的看着秦义,顺势将手包给放在了身后。

见此,王校长眉头再次挑动。

他知道南汐已经彻底放下了戒备,而现在正是建立感情的好机会。

于是他端起了面前的苏打水,跟南汐手中的香槟杯轻轻碰了下,笑道:“你看,我就说他脑子不好使,我替他赔罪,把你小姐妹全喊来吧,今晚我做东。”

闻言南汐笑着拿出手机说道:“既然王校长盛情邀请,那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啊!这样吧,我先去给闺蜜打个电话。”

略带歉意的从座椅上起身,优雅的走出了宝丽轩中餐厅。

在确认秦义跟王校长没跟过来之后,她才打开了手机。

微信上,两个群聊消息不停闪出新消息。

而其中的一个群,名字竟是叫做魔都名媛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