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擒龙卫虽然内心泛起波澜,但也是一名中级超凡,实力无比强大。

“血狼战戟!”擒龙卫大喝一声,从虚空中抽出一把三米长的巨戟,无比锋锐,带着令人心悸的血色。

战戟出现的那一刻,强大的煞气一涌而出,还伴随着饿狼的锐啸之声,看起来十分残暴。

但是,这还不够。

擒龙卫十分谨慎,不然也坐不上队长的位置。

“斗神法相!”

他的身后,有巨大的虚影沉浮,于不断扭曲中慢慢凝实,终于变成一尊百丈的巨**相,浑身缭绕着猩红的光芒。

法相出现的那一刻,天地都为之颤抖。

与它相比,蓝炎狼号似乎变成了婴儿,体型不知道小了多少号。

“小月月没问题吧?”赵小风在远处,脸上带着担忧。

慕言道:“这是一次考验,也是一场蜕变,我们要相信他。”

驾驶舱内,萧月眼角暴跳,没想到这突然出现的法相如此巨大,他还一直把蓝炎狼号的体型当作优势。

没想到,现在优势反而成了劣势。

“啊哈哈,没想到吧,超凡者凝聚的法相,比你的傀儡更大。”擒龙卫冷笑一声,挥舞血狼战戟,划破虚空,带着狼嚎呼啸一声。

与此同时,身后的巨**相,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更庞大的战戟,宛如定海神柱,撑住了整个天地。

法相心随擒龙卫,也是一戟轰出。

如此巨大的战戟,贯穿一切,燃烧着澎湃的血焰,宛如掀起一道死亡的轨迹。

天空都为之黯淡,大地都在摇晃。

在巨戟面前,哪怕百米的蓝炎浪号,此刻也变得十分渺小。

蓝炎狼号大惊,举起手臂,在一阵机械变化声中,骤然弹出一面巨大的护盾,挡在自己前面。

因为这新型机甲所用的材料不如暗影号坚固,所以慕言便在其他方面下了不少功夫。

这护盾的设计便是其中之一。

血狼战戟刺来,带着摧枯拉朽的气势,崩灭一切。

好像真的有一头巨大的血狼扑击上来!

好巧不巧的是,蓝炎狼号的名字中也有一个狼字。

宛如同族之争,看看谁的狼更凶狠。

轰!

伴随着一阵巨大的金戈交鸣之声,血狼战戟打在护盾之上,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威力,磅礴血焰蔓延,屠戮一切。

蓝炎狼号被横推出去,脚下犁出两道深深的沟壑,无数砖石被掀飞。

“你还不给我死?”擒龙卫大喝一声,气势更上一个台阶。

法相又上前一步,手中长戟无双,非要将蓝炎狼号钉死。

但是这巨大的护盾,坚不可摧,上面虽然有火星四溅,但还是光洁如新,没有落下一丝碎裂。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没想到法相一击,可怖如斯,竟然被蓝炎狼号给挡了下来。

“不可思议,简直是奇迹。”司马林在感慨,两眼中满是震撼。

“父亲,这傀儡如此坚固,怕是搜遍我神风王朝也找不到第二个。”司马杰低声说着,却像是在提醒着什么。

司马林眸中泛起波澜,带着灼热,似乎在欣赏什么稀世珍宝一样。

“队长,别把这傀儡弄坏,击倒便可。”他释放庞大的精神力,悄然传音。

那擒龙卫瞬间了然,正要控制法相撤回战戟。

谁料下一刻,法相竟然抽不回战戟了!

蓝炎狼号一双钢铁大手,宛如铁箍一般,牢牢的抓住战戟,带着万钧力量。

“什么,它怎么拥有那么大的力量?”众人在吃惊。

法相仍用力的拽着战戟,整个手臂都有肌肉隆起,宛如雄踞的小山,气力爆发。

但是下一刻,蓝炎狼号加大了握力。

只听咔嚓一声。

巨大的战戟竟然像脆弱的玻璃一样,直接被蓝炎狼号给捏碎了!

所有人都受到了震撼。

战戟爆碎,一股反震之力蔓延回去,法相踉跄的倒退几步,差点把大殿给撞毁。

就在所有人惊异于法相被震退的一幕,却没有人注意到,此刻蓝炎狼号在狂奔,脚下升腾出两股能量流,推动着它飞到半空!

一道五十米长剑被蓝炎狼号从背后拔出,在空中闪烁着惊人的银辉,带着杀戮色彩。

剑还未至,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气从天而降,如天灾降临人间。

神剑通体有蓝色火炎在流窜。

蓝炎狼号高举长剑,宛如审判一切的神祇,于高空扑杀而下。

剑光无匹,斩破一切!

法相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看到一道巨大的金色涟漪在空中爆发,如半月状,狠狠的冲来。

正是蓝炎狼号从高空坠下,巨大的冲击力加上本身的力量,斩出这从天而降的绝世一剑!

只听咔嚓咔嚓声音响起。

法相自头颅开始,一道深深的裂缝滋生,迅速向下蔓延,一直到脚下。

巨大的能量乱流从裂缝中席卷而出!

法相高高在上,巨大无比,竟然被蓝炎狼号一剑从头劈到脚。

轰!

法相彻底爆绽开来,如盛放的烟花,满天都是。

但这还没有停止。

这一剑贯穿法相之后,威力不绝,连同法相背后的大殿,也一同斩破。

顿时,房倒屋塌,全部崩碎,沦为废墟,烟柱冲天!

法相被斩,司马林等人已经是惊骇无比,但是看到大殿如泥捏的一样,轰然倒塌,瞬间心情凉了大半。

这可是他聘请无数能工巧匠修建的大殿啊!

里面收藏了不少价值连城的瓷器。

从屋檐到内殿的桌椅,每一寸都是艺术品。

竟然被这一剑彻底毁了。

司马林感觉心都在滴血。

慕言却满意的点点头。

这两台新型机甲在材料上比不过暗影号,但是武器系统可是最强的,如此一看,果然没让他失望。

看到法相破碎,擒龙卫面色绝望,但是他心中不屈,司马将军和其余擒龙卫还在看着他,他不能就这么输了!

血狼战戟在嗡鸣,在震颤,要饮血。

擒龙卫裹着战戟,在空中化作一道血色的匹练,扑杀过来。

他要拼命!

萧月此时笑了,刚才在高大的法相面前,体型的优势变成了劣势。

现在只有这么一个小小的擒龙卫,萧月瞬间自信无比,感觉自己站起来了!

蓝炎狼号拳上有光芒汇聚,那是巨大的能量波动。

喝!

一拳捣出,带着肆虐的狂风,绞杀一切。

擒龙卫的战戟无匹,但是直接被蓝炎狼号一拳轰中。

顿时,血芒消散,擒龙卫裹着血狼战戟摔飞出去,沿途撞碎了诸多建筑,最后深深的嵌入墙体,气若游丝。

嘶!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没想到正面对抗,哪怕到了中级超凡,这名擒龙卫队长在蓝炎狼号面前,也如此不堪一击。

“没想到慕言小友的傀儡如此强大,这场比试到此结束吧,我们已经见识到傀儡的强大了。”司马林开口道。

他怕他再不拦着,那名擒龙卫会被直接揍死了!

要知道,每一名擒龙卫对于司马林来说,都无比珍贵,他可不想谁的性命出了差池。

“哦?现在才想停止比试,太晚了吧。”慕言眸中一片冰冷,淡淡的说道。

下一刻,蓝炎狼号双肩架起两门神武大炮,炮口如狼首,无比狰狞。

轰的一声,炮口喷薄出两道能量光柱,释放的一刹那,周围的空间都因为这波动而颤抖。

司马林正要拦阻,却见两道死亡般的惊鸿在空中掠过,如绝世凶矛,狠狠的击在远处的擒龙卫队长身上。

巨大的爆破声响起,火光冲天,硝烟四起。

擒龙卫队长,堂堂中级超凡,在被轰中的一刹那,直接在能量的冲击下,化为碎片!

烟雾散去,原地竟然出现一个直径十多米的大坑,还在徐徐的冒着青烟,坑边的温度无比灼热,为超高温。

将军府的人全都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

从一开始,他们以为这机甲只是普通的傀儡,甚至抱着看耍猴的心态。

但是这一击,彻底颠覆了他们的观念。

这可不是什么傀儡死物,而是一尊大杀器。

就刚才这一击,已经不亚于高级超凡全力出手了。

司马林大怒道:“慕言小友,我都已经喊了比试结束,为什么还要击杀我的擒龙卫?”

他在质问,义正言辞。

司马杰脸上也带着惊怒,他也没料到慕言一言不合就杀人。

其余擒龙卫更是愤怒,他们与队长感情不错,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队长被轰杀,心中的怒火被彻底点燃。

面对诸人愤怒的目光,慕言只是轻描淡写的说道:“我早说了,我的机甲是用来杀人的,不是给你们表演看的,既然敢比试,就要有被杀的觉悟!”

此言一出,全体死寂。

没错啊,慕言开始确实说了这话。

他早就说了那大傀儡是杀人武器,只不过司马林等人全都没当回事,以为慕言口气狂妄呢。

此刻,傀儡真的杀人了,他们还要去质问,还要伸张正义,岂不是有点像无理取闹?

可如果这样的话,队长不就白死了?

瞬间,将军府的人全都面色发白,感觉无比的憋屈。

这时候,司马林站了出来,说道:“虽然刀剑无眼,但是我们将军府培养一名擒龙卫,耗费无数资源。这样吧,慕言小友,你将这傀儡赔给我,用它来抵我擒龙卫一命,也是公平合理。”

公平?

合理?

慕言在冷笑,心中只有五个字,滚尼大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