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骅铮手持剑,对着黑色门洞伸了进去。意料之中的结果,银色剑顺利穿过黑色门,有一截消失在了大家的眼中。

“兰锦,青禾,我抓着绳子的这一端,你们看着另一端。我过去看一看,情况不对,我就退回来。”乘风骅铮给自己绑好了绳子,把另一端交给了兰锦和青禾。

“好,族长您多加小心。”兰锦手握绳子,关切地道。

青禾也抓起绳子,嘱咐道:“乘风族长,您小心。”

乘风骅铮点头,转身走入黑色门洞。

看着他消失的背影,兰锦忧心地道:“青禾,你说门后有什么?”

“猜不到。”青禾摇头,这几个地方,都是和黑色世界相连接,谁也不知道乘风骅铮这一次会面对什么。

一刻钟了,还不见乘风骅铮回来,兰锦担忧地道:“青禾,你说族长是不是遇到了危险。要不我过去看看。”

“再过一刻钟,若是人还不回来,我过去。”青禾也很焦急,只能耐着性子继续等。

众人站在黑色门前面,来回地转圈,迟迟不见乘风骅铮的身影。

一刻钟已过,还是没有见人。青禾道:“我去看看。”

她早已做好准备,拿出一条牢固的绳子,系在身上,另一端交给吉生和青朵。

“青禾阿姐,我和你一起去。”青朵忙道。她不想看着阿姐一个人去冒险,想和阿姐并肩作战。

“青朵,并不是去的人多就好,你在这等着,我很快就回来。”青禾不同意青朵随行。

“吉生,看好青朵。我过去后,你们四人好好待在这里,等我回来。”

青禾说完,走进了黑色门洞。

走了几步,青禾立即停了下来。她看到了,前面有个身影,应该是乘风骅铮,站立在那儿一动不动。

“乘风族长,是您吗?”青禾低声询问。

没有人应答。

青禾不知怎么回事,咬了咬牙,决定再向前走几步。每一步迈出,就像是在踏入死亡的边缘,她明显感觉到了阴寒之气越来越重。渗透进她的体内,越来越深,要把人给冻结了。

五步后,青禾停了下来。再次道:“乘风族长,是您吗?您怎么了?”

前面的人影,僵硬地立在原地。

半晌,青禾看到他的手臂缓缓地晃了晃,似是在传递着什么信息。

“乘风族长,您怎么了?说话啊。”青禾有些着急,阴寒之气太重,她的身体好像有些僵硬,不能再向前了。

没有人回答。青禾确认人是乘风骅铮,此刻距离她约有二十米。

“阿紫,你能不能把乘风族长带过来?”青禾无法,向阿紫求助,想让阿紫帮忙把人先弄回来。

“阿紫试一试。”阿紫声音低迷,像是受到了打击。

“阿紫,你怎么了?”

“青禾,这里好冷,快要冻死了,我们还是离开吧。”紫金色的藤蔓伸出一条,快速向着乘风骅铮卷去。

碰的一声,乘风骅铮摔在青禾的面前,阿紫那根藤蔓从碎裂成渣。

“阿紫,你受伤了?”青禾大惊。

“青禾,快离开,这里不能久留。”阿紫催促道。

小草也蔫蔫地道:“青禾,快走,这里太冷了,小草顶不住了。”

青禾也察觉到了这里的阴寒,可没有想到阿紫和小草都承受不住。她不再停留,扛起乘风骅铮,向着黑色门洞退回。

仅仅是几米的距离,青禾感觉像是走了很久,迈着沉重的步伐,抵抗着身体的僵硬,她终于回到了黑色门洞。

坚持再走了几步,青禾在看到青朵时,终于安心了,她的意识混沌,人也倒了下去。

“青禾阿姐,你怎么了?”青朵焦急大喊。

“青禾,你醒醒。”红叶冲过来,一把拉起青禾,半抱着喊着。

此刻的青禾,眉目染上了白霜,脸色煞白,身体冰冷,像是冻了很久的尸体。若不是她的胸膛还微微起伏,一定会让人觉得这是一具尸体。

相比于青禾,乘风骅铮看着更惨。浑身被一层冰晶包裹着,像是个被冰封的人偶。

两人的惨状,吓坏了众人。大家惊慌地想办法救人。

“这是冻狠了,要让他们先暖和起来。”疾风一边找东西一边说。他手里拿了几块火红色是石头,眉头微蹙。火焰石虽然可以升温,可两人这个样子,骤然热了也不好吧。

还在思索可行性的时候,手里的火焰石就易主到了红叶手中。

只见红叶拿出一张木床,已经在上铺好了兽皮,把青禾安置在上。还拿出了兽皮毯子盖在了青禾身上。又把火焰石用兽皮包裹起来,塞在青禾的身边。

疾风看着红叶利落地动作,才惊觉如此甚好。不会让火焰石直接接触她,免得烫伤。

四人围在青禾身边,看着她的脸色苍白,眼睛紧闭着一动不动,心中各种滋味陈杂。

青禾从小就厉害,是所有人的支柱,带领百草部落蒸蒸日上。她的实力最强,没有人看到过她如此的一面。

就那么静静地躺着,失去了活力。这个时候,他们才意识到,青禾也是个人。只要是人,在大荒,受伤是在所难免。

“看着青禾这样,我们却无能为力,太难受了。”疾风低声喃喃。他们坚强的后盾,无往不胜的圣主,就这样倒下了。可他们却不能让她恢复。

“青禾阿姐会好的。”青朵眼睛泛红,说地很坚定。

“一定会好起来。”红叶低声道。她相信,那个受伤后硬抗,面对危险临危不乱的青禾,一定会回来。

吉生盯着青禾惨白的脸色,紫眸中几次翻涌,最终慢慢平静下来。她的命还在,一切都是暂时的,他们只要等着她醒来。

悲伤难过的青朵,猛然想起什么,回头看着镶红边的白花道:“云老,您那么厉害,一定能救青禾阿姐,对不对?”

“青禾只是冰寒入体,不用太过担心。”云老在青禾晕倒时,就已经知悉。虽然看着不大好,可只是冻伤,没有别的伤。

“云老,那青禾阿姐什么时候能醒来?”

“等着。”

有了云老的肯定,四人惊慌的心稍微放松,守在青禾身边,等着她的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