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到一半,一个转折,陈之轩就知道又有故事。

“不过什么,你明一下。”陈之轩把皮箱扣上,淡定地看着张明仁。

张明仁眼神就没离开过皮箱,看着青铜鼎被重新关上,他眼神焦急:“没什么,我们先回去,然后再聊。”

“轩子,我们不能去,万一有诈。”张胖子凑到耳边,低声道。

他虽然尽力压低声音,可对面的张明仁依然听见,急忙解释:“你放心,我话算数,以张家名誉担保!”

“呵,你们张家,还有名誉?”张胖子不屑的反问。

“你……,张子,你可别忘了,你也是姓张!”张明仁恼火的道。

“这是我一生最大的耻辱!”张胖子牙齿咬的咯噔响。

张明仁一看,知道不能够再刺激他。

可事情太重要,整个家族都等着药鼎回归。

最后,还是陈志轩做出了决定,:“胖子,没事,我们去看看。”

张明仁一喜,连忙带着他们上车,出了机场。

陈之轩和张胖子坐了一辆车,跟在张明仁的车后头。车队一共七八辆车,走在高速上,让周围的车都提前避让。

车厢内气氛很安静。

张胖子紧张地抱着白玉坛子,看了看前面的司机,还是忍不住凑到陈志轩耳边,:“我们没有反制的手段,就这么跟他们走了,万一他们反悔的话……”

“放心,一切有我。”陈之轩拍着他的手安慰的。

汽车突然一顿,司机踩了一脚急刹车。

抬头看窗外,?黑色的越野车正和他们的车齐头并进。

“我X!”司机骂了一句,拿起对讲机:“老大,我这边碰到点麻烦。”

张明仁的声音从对讲机里响起:“什么麻烦,要不要紧。”

“事,有个不长眼的。”司机断掉通话,一转头,:“陈先生,请坐稳。”

“轩子,啥意思呢?”张胖子不解的问道。

“别着急,马上就知道了,按他的做。”陈之轩替张胖子替整理了一下安全带。

下一秒,车子猛的向左偏了一下。

刺耳的刹车声,从车外传来。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看到外面那辆黑色越野车,已经被甩在身后。

“搞定,看你们还敢不敢?!”前面的司机兴奋的。

“你最好心一点,看看后视镜吧。”陈之轩拍了拍司机的肩膀提醒。

司机一愣,按照陈之轩的提醒看了一眼后视镜,旋即脸色大变。

在后视镜里可以看到,那辆越野车正在飞速的追上来。新的轰鸣声,隔着车窗都无比清晰。

并没有给司机反映的时间,越野车就像一头暴躁的猛虎,车头狠狠撞在汽车尾部。

嘣的一声!

汽车失控的左右摇摆,车尾剧烈的钟摆运动,轮胎在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还有着橡胶的焦糊味儿。

司机努力的控制着汽车的方向,用力握紧方向盘,希望可以把汽车从失控的边缘怎么又回来了。

可一切都是徒劳,剧烈的撞击,让汽车,彻底失去控制。

随后失控的汽车撞在了公路的护栏上,巨大的冲击将汽车反弹回来,转了一圈之后,停在公路上。

安全气囊已经全部弹开,前排的司机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倒是张胖子提前被陈之轩固定在座位上,除了一脸的惊恐外,并没有什么大碍。

陈之轩一脚踢开车门,解开安全带之后拿着张胖子跳下了车。

“心一点,保护好你的姐姐。”陈之轩回头叮嘱到。

张胖子动作更快,马上抱着坛子,一手提着皮箱,爬到了公路护栏的外面。你怕死的怂样子,让陈之轩都想给他屁股一脚。

可他没有这个时间,因为袭击者已经出场。

刺耳的刹车声中,黑色越野车在不远处挺住。

4个穿着黑色西装,手里提着黑色布条包裹的长条,迈开腿,朝陈之轩走来。

看上去他们跟张明仁的手下打扮一模一样,可陈志轩知道,他们不是一路人。

“东西交出来,饶你们一条狗命。”为首的黑衣人用手中的布条指着陈之轩。

陈之轩双手一摊,耸耸肩:“就这么简单?”

对面的黑衣人似乎被他激怒了,手臂用力一震。

手中的布条,一寸寸的裂开。

等伪装尽去,这才让人看清楚,他手中拿着的原来是一把雪亮的钢刀。

抖了抖手中的长刀,对方问道:“现在够不够了?”

“还不够,这还不够。”陈之轩漫不经心的摇头道。

“不知死活的家伙!”黑衣人转头对手下道:“他交给我来对付,你们去把东西拿过来。”三个手下点点头,就要越过陈之轩朝栏杆外的张胖子袭去。

可陈之轩的动作更快,迎着三个手下就冲了上去。

前面那人扬起手中的长刀,朝着陈之轩脑袋劈下来。

一个侧身,轻松避过当头的这一刀。

欺身而上,陈之轩轻松进入一臂之内。

用一记冲拳,结实的打在这饶胸膛上,陈之轩能听到对方肋骨断裂的声音。

身后一左一右,两个人正提刀袭来。

陈之轩脚尖点地,巨大的力量连地面都点碎,整个人也像箭一般,向后方射来。

借着这股冲劲儿,一记贴山靠顺势而出。

陈之轩宽大的肩膀,就像是一头公牛的双角。而他身后袭来的两个杀手,置身于斗牛场,不过他们并没有斗牛士的技艺。

惨叫过后两个杀手,一左一右飞出,倒地后,也没有爬起来过。

黑衣人头目看到自己的手下在几秒内就被全部干掉,?他又惊又怒,提着就准备亲自动手。

“张北,住手,你想干什么!”张明仁一声怒喝,从远处急步走来。

没等杀手头目回话,陈之轩就抢着发问:“张先生,这就是你们张家的待客之道吗?”

“这……”张明仁焦急地道:“这些都是误会,我马上就来解决!”

完他转头,指着张北道:“字段一闭马上消失。”

闻言,张北抬头,看着张明仁,:“我也是奉命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