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呼~”

巨大的方台之上鼎火升腾,热浪袭人,让人热汗淋漓。

此刻,将近百道的身影在台上各自忙碌,一个个神情凝重,面红耳赤,忙得不可开交,场面极度紧张激烈。

“咚~”

“嗤~”

“卟~”

与此同时,台上时不时传出一声沉闷响声,接着伴随着一阵浓烟滚滚弥散,呛人无数!

“咳咳咳~操!还不让人炼丹了!”

“我日!可恶啊!”

“不会炼丹,还他娘的敢出来丢人现眼!”

“咳咳~要死了!”

……

顿时,台上怨言无数,一个个心烦气躁,大眼瞪小眼,却又不敢大声喧哗,只能默默忍受,继续炼丹制药。

随着比赛临近尾声,众人脸上满是慌乱着急,一刻也不敢有一丝怠慢,手忙脚乱,不可开交。

而晓何却闻所未闻,此刻的他正置身于灵气团中,静心感知,冥想,外界的所有纷乱噪杂与他统统无关!

“这小子是在干嘛呢?一直在闭眼,有什么用?感觉还没睡醒一样!”

“就是!真看不懂!”

“不过这小子还真是厉害,闭着眼睛就能炼出丹药来,而那些睁着眼睛的人,一个个惨不忍睹!”

“嗯~也是!黑马啊!”

……

见状,场边的人开始指点议论,眼里满是疑惑不解,却又一直解释不通,只能眼巴巴地看着。

一刻钟之后,身穿会服的人突然站了起来,在无数人惊愕的目光之中,缓缓走到了巨鼓之前,接着拿起了鼓槌猛地敲下!

“咚~”

刹时间,鼓面振响,鼓声悠扬至远,震人发聩。

与此同时,那人再度嘶声宣布道:

“比赛结束!请所有参赛者停止炼药!”

“哎~结束了!玩完了!”

“呼~正好赶上!”

“我太难了!只能等明年了!”

……

听罢,台上的人一个个面色苦涩,十分难看,却又非常无奈,不敢有一丝怠慢,只好收回魂力,鼎火徐徐消散,停止炼药。

看到众人鼎内都熄了火,那人便清了清嗓门,接着大声喊道:

“接下来是丹药品鉴环节!请所有参赛者原地站好,展示丹药,等待品鉴!”

话毕,一帮身穿会服的人缓缓上台,开始对参赛者炼制的丹药进行品鉴。

顿时,台上大部分人都开始慌乱起来,有些人神情煎熬,面色苦涩,什么也拿不出手,巴不得立马下台,逃离这是非之地。

同样也有人欢喜,只不过只占极少数,自信满满取出热气腾腾的丹药,等待品鉴。

“张罗,二品次品!失败!”

“张雨馨,二品次品!失败!”

“李彤,二品上乘!通过!”

“何萧,二品极佳!通过!”

……

半刻钟之后,台上所有参赛者的丹药基本品鉴完毕,并依次宣布了品鉴结果。

“品质极佳!卧槽!那岂不是达到了炼药师宗师级别的水准?”

“这还是人吗?品质极佳!那么多届比赛都还没有过!太吓人了!”

“这小子也太……”

……

当台下听到晓何丹药的品鉴结果之时,一个个目瞪口呆,大惊失色,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傻傻地看着晓何,一脸震惊。

这时,那个身穿会服的人再度站了出来,嘶声喊道:

“请比赛结束的参赛者下台,通过者可以考虑直接报名三品!接下来的依旧是二品炼药师比赛,请还未比赛的参赛者提前做好准备!”

话毕,那人朝一旁等候清扫的人递了一个眼神,那些人一拥而上,开始清扫台上的残渣,布置赛场。

与此同时,台上的人缓缓向台下走去,一个个面带苦涩,只有极少部分人窃喜欢笑。

齐玉鹏见到晓何下了台,于是起身相迎,笑了笑,有些无奈道:

“哎~你小子还真是让人担忧意外啊!”

“嗯?担忧?何来担忧之有?”晓何也是诧异,于是问道。

“没~只是有些害怕你耽误比赛时间而已!”齐玉鹏不再做过多解释,接着缓缓坐下。

晓何听完也是一怔,随后微微一笑,回到:

“嘿嘿~原来是这样!倒是让老哥你担心了!我只是在随心做事而已!”

一刻钟之后,二品炼药师比赛再度开始了。

只不过,这回上台的参赛者只有百半之数,台上的位置倒是错错有余,不像之前那般熙攘拥挤。

于是比赛依旧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但是激烈程度却丝毫未减,反而更加更加精彩纷呈,出现的失误似乎也减少了很多。

“咚~”

“卟~”

“嗤~”

但炼药常伴随着风险,一些失误自然在所难免,随着一个人问题的出现,其他人也跟着紧张,受到影响,自己也随着翻车失败。

同样也有些人心态极好,丝毫不受外界影响,一直默默地炼制自己的丹药。

时间总是很快,转眼比赛就要接近尾声了。

台上的参赛者们争先恐后,害怕时间赶不上,可惜一紧张,难免又会伴随着失误的风险。

特别在凝丹之时,都有几个人相继翻车,前功尽弃,就连之前那些心态比较好的人都有些承受不住,提前宣告失败!

“咚~”

没过一会儿,一声悠扬的鼓声响起,那个身穿会服的人嘶声喊道:

“比赛结束!请所有参赛者原地站好,等待品鉴!”

众人听罢,心中甚是忐忑,有些人百无聊赖地静立原地,桌子上满是药材的残渣灰烬,有些人双手颤抖着拿出一枚焦黑的丹药,在原地不安。自然也有炼成的人,只是心中同样也有些不太确定……

“任童,二品次品!失败!”

“张吉东,二品上乘!通过!”

“董力,二品次品!失败!”

……

没过一会儿,台上所有参赛者的丹药都品鉴完毕,结果一出来,有人欢喜,有人愁,但一切却已总归尘埃落定。

紧接着,那个身穿会服的再度走了出来,并大声宣布道:

“已经比赛结束的参赛者请下台等候,通过者可以考虑报名参加三品炼药师比赛!半个时辰之后,比赛将如期进行!请各位提前报名准备!”

听罢,晓何缓缓睁开了双眼,眼里充满了热忱,于是缓缓站了起来,准备离开座位。

这时,齐玉鹏却将他拉住,一脸疑惑,问道:

“喂~你这是要去哪?你不是比赛过了?”

晓何回头看了看他,没有任何避讳,笑了笑,连忙回到:

“嘿嘿~当然是去报名了!我要报名三品!”

“三品?你能行吗?这未免太过突然了吧?”齐玉鹏诧异无比,质问道。

晓何不以为意,转而笑了笑,回道:

“行不行,试试就知道了!虽然成功率只有三四层!也许命好也不一定!”

“那倒也是!”齐玉鹏若有所思,不可置否,接着点了点头,道:

“那你去吧!希望你可以通过吧!”

“嗯~”

晓何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接着转身离开,向着报名处走去。

“我靠!这小子去哪啊!”

“卧槽!他该不会又要去报名?我看出来了~”

“尼玛的,一来就通过二品还不知足!这小子!还去!还让不让人活了!”

“哎~这都可以,好气人啊!这小子!”

……

看到晓何再次起身离去,场边的观众无比惊讶,纷纷进行猜测,不禁咬牙切齿,于心中暗骂,不过每个人的眼中,更多的则是恣羡之色。

没过一会儿,晓何便走到了报名之处,上前问道:

“麻烦可以帮我报名下三品炼药师的比赛?”

“嗯?你刚才通过了?”那人看到晓何胸口没有任何徽章,眉头紧皱,开口问道:

“那就麻烦报下姓名,我确认下!”

“何萧!”晓何也是一怔,连忙回到。

“好!您稍等!”那人点头,接着转身走进了后台。

过了一会儿,那人再度走了出来,冲着晓何笑了笑,接着恭敬道:

“原来你就是那个全场唯一一个品质极佳的那位少年!已经帮你报名上了!请回去稍作等待即可!”

“好!有劳了!”晓何会意,接着转身离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坐好。

看到晓何这般若无其事的样子,齐玉鹏也是诧异,于是问道:

“这就报名完了?”

“嗯~”晓何点头。

谁知齐玉鹏却微微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道:

“哎~你这小子还真不知道知足!若是让别人知道你才炼了十天时间就通过了!那别人估计非得气死不可!”

“嘘~齐大哥,小声点!别人不是还没知道嘛!”晓何也是尴尬一笑,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齐玉鹏会意,连忙停下,不再说话。

晓何见状,也是松了一口气,接着缓缓闭上了眼睛,静心冥想,准备比赛。

场外,柳青枫也是望向晓何这边,脸色突然一沉,咬牙切齿,道:

“什么!这小子也报名三品了!可恶啊!”

“不过,你一定输得很惨!”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