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看出了卢老的决心。

卢老应该也清楚。

官月清之所以连夜赶来医院。那也绝非是官月清一个人的态度。

甚至是整个官家的态度。

而如果卢庆之拒绝。

卢家也拒绝呢?

官家不仅会针对卢庆之,甚至不会放过整个卢家!

这一切,都是卢老所能看见的。

也是他最大的顾虑。

有一头猛虎环绕在卢老身边。他岂能安寝?

反抗,成了他唯一的选择。

带着孙子一起反抗,也是他唯一的出路!

你说要一双腿,就要一双腿?

你说要我孙子的命,我孙子就得把命给你!?

把我们卢家子孙当成什么了?

当成比一条狗还廉价的动物?

楚云深深看了卢老一眼:“其实事态并没有达到您想的那么严重的地步。”

卢老闻言,微微一愣道:“怎么说?”

“卢少和官月清之间的事儿。到目前来说,是不能被宋家知道的。这一点,您应该也明白。”楚云缓缓说道。

“官月清说了。必须在他们大婚之前,有一个结果。”卢老点头道。“官家现在的态度,当然就是要消灭一切隐患。让两家的联姻不出现任何事故。”

“所以可以预见。官家的动作不会太大。甚至会非常谨慎小心地行事。因为他们很清楚,闹大了。宋家难保不会怀疑。到那时,这门婚事极有可能就黄了。而这对官月清来说,更是死穴。”楚云分析道。

“就算不会闹的太大。只要官家施压。我孙子就不会有好日子过。而且万一他们搞暗杀行动,我如何能确保孙子的安全?”卢老反问道。

“我虽然不能编排红墙的内斗。但这么一点小事儿,我还是有办法解决的。”楚云微微一笑。神秘地眨了眨眼。

“怎么解决?”卢老好奇问道。

“我也是知情者。”楚云轻描淡写地说道。

“嗯?”卢老面露困惑之色。不明白楚云想表达什么。

“光是让你的孙子人间蒸发,并不能解决实质性问题。”楚云眯眼说道。“只要我告诉官家,我也知晓了这件事。那除掉我,远比除掉你的孙子更紧急。也更急迫。”

“我这么说,可能稍微有些托大。”楚云笑了笑。说道。“但事实上,我站出来说一句话。可能对宋家而言,会更有说服力。您觉得呢?”

卢老闻言,内心猛然一颤。异常动容道:“如果楚先生真这么说了。那你将卸掉卢家的大部分压力。而压力,就会来到您的身上!”

“我习惯了有压力的生活。事实上,我也并没有把这视作什么太巨大的压力。”楚云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说道。“你们怕宋家,怕官家。我楚云,不怕。”

“您觉得,官月清会轻易决定动我吗?您觉得,官家敢轻易动我吗?”楚云神色轻松地说道。

“可就算如此。也只是暂时地化解危机。长久而言,这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卢老仍然存在很大的顾虑。

哪怕官月清认怂了。

哪怕官家暂时不对卢庆之出手。

可卢庆之终究才是“罪魁祸首”。

就算他们暂时不动楚云,也未必会真的放过卢庆之。

到最后,甚至有可能不再在乎所谓的顾虑。哪怕让宋家知道了,也必须动手!

因为华夏有一句千古名言:死无对证!

只有人死了,这一切才能真正地结束!

卢老在简单地向楚云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以及顾虑之后,楚云也是微微点头道:“您的担心,没什么问题。但我需要的,也只是暂时确保您孙子的安全。现在的战略性撤退。只为他们大婚当日卷土重来。”

卷土重来?

卢老不由得心惊肉跳。也异常的热血沸腾。

如何卷土重来?

是真正意义上地向官家,乃至于宋家开战吗?

“楚先生有什么具体安排吗?”卢老略有些担忧地说道。“那两家一旦联合,在红墙内,将成为势不可挡的恐怖势力。莫说是我们卢家,就算是原本和他们一个档次的豪门,也很难正面对抗。”

“可如果他们无法联手呢?”楚云反问道。

卢老闻言,明白了一些。

但紧接着,楚云又开口说道:“我想咨询您一个问题。”

“楚先生请说。”卢老频频点头。

“这次两家联姻,是不是有很多家族,都产生了顾虑,甚至很没有安全感?”楚云问道。

“多少会有一些。从时局来说,这两家占据了先机。第一个吃了螃蟹。”卢老点头说道。

“那我们就砸碎这只螃蟹。让他们吃不成。”楚云眯眼说道。“您说到时候,会不会有人落井下石?会不会有人和稀泥?”

卢老听得头皮发麻,却不得不点头:“虽然很离谱,但如你所说,的确有这种可能。”

“当天下大乱之后。就进入了我擅长的领域。”楚云真想找卢老借根烟抽抽。

这种时候没有香烟,实在是一种扫兴。

卢老心惊肉跳道:“楚先生的谋略,全在大婚那天之后?”

“是的。”楚云点头。抿了一口茶道。“不论如何,我总是会想到办法为卢家化解这场危机。”

卢老手心直冒冷汗。

他发现楚云不论是胆魄还是担当,都不是自己一个老头子所能比拟的。

他对局势的判断,对红墙内时局的了解,也达到了跟自己持平的高度。

再加上他背后所拥有的势力。

卢老不敢想象,如果将来楚云想要走上仕途之路。

会在红墙内,掀起怎样的风浪。

“我希望卢家能为楚先生做点什么。”卢老一字一顿道。“我不想平白无故地蒙受楚先生的恩惠。”

“我有一个好友。我叫她段阿姨。”楚云微笑道。

“小段啊。”卢老深吸一口冷气。

他基本明白楚云的意思了。

“她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政客。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政客。”卢老意味深长地说道。“当然,她更是一个优秀的人民公仆。”

“此事过后,我会动用所有资源,让她尽快进入红墙。甚至,我愿将她视作我的接班人。”卢老斩钉截铁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