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南可不会放任这种披着羊皮的狼,假借着善意去达到损害国家的事情,大踏步向前走了一步。

金家三大长老瞬间分开站位,分别拦住了楚天南的三个方位。

“金家可容不得你放肆!”站在中间的金无涯,一脸俏书生的样子。

这句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虽然少了一丝霸气,却更加的让人不寒而栗,仿佛使人掉入冰窟一般。

没有一点动静的情况下,能够将一品统领金刀阳这么轻易杀死,那只能说明眼前的这个威武的男人,是个战神级别的人物。

“哼!难怪你们有如此底气!原来居然藏了三个战神当做靠山!”楚天南眼睛扫过三人,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已经知道了他们修为不低。

可惜跟北蛮那些战神比起,就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这样的货色,楚天南还不放在眼里。

金郎平依旧是一脸祥和,但是眼眸中还是闪过一道精光,他眯着眼睛不住地悄悄打量着楚天南。

这个人在看出三名长老居然是战神以后,居然没有露出胆怯之色,身上的气势不降反升。

以他这个老狐狸的阅历,脑中却是开始迅速地揣摩着对方的身份。

在华夏,拥有战神级别,也是屈指可数,但是他们金家做事从来都是滴水不漏,根本不会得罪到这些不可一世的强者。

那么,就剩下唯一跟自己有冲突,并且还是战神级别,也就只有那个人了。

本来还一脸淡定的金郎平,突然目光一凝:“楚天南?”

“正是你爷爷!今天,我就要好好跟你们算算每一笔账!”楚天南声如雷动,每一个字就像轰雷一般,击打金家四人的心口之上。

他并没有掩饰自己的实力,直接气势迸发而出,让原本感觉游刃有余的三大长老,都有些站不住脚来。

特别是他们听到了这个北座王者的名字,信心已经被击溃了。

他们虽然都是战神级别,但是面对真正的王者,他们也不会真的自负到能够跟不败战神能够一战。

金郎平紧紧地攥住手中的佛珠,脸上却是依然一副大善人的模样,故作不知:“不知我们金家,是哪里得罪了阁下?”

楚南天大手一挥,时光出鞘,直射大长老金国身前。

“其罪一!侵犯我地盘!该杀!”

金国怎么说也是战神级别的存在,在看到一把刀凌空射向自己,赶紧拿出自己的金光印护在身前。

此金光印乃是金家世代长老相传的兵器,都是由每一代的大长老保管,经过每一代的淬炼,已经达到了顶级的装备。

即便面对顶级战神,不敢说能不能与之抗衡,但是挡上一挡,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金国见到楚天南出手,虽然心中骇然,但是只要金光印在手,拖住楚天南,让其他两个长老出手,也是没有问题的。

神器在手金国也是有恃无恐,嘴角不由地露出一丝笑意,在他看来,楚天南还是低估了金家的力量!

只见金光印被金国抛出的时候,顿时金光大盛,在他周身形成了一道屏障,一道不惧任何兵器的屏障。

但是当时光抵在屏障上的时候,金国的脸色随之一变,身体如遭重创,一股强大的内力震得他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一般。

更令他惊骇的是,无敌的防御屏障,居然被时光直接切入,金色的屏障立马出现了,像蛛网一样的裂痕。

并且随着一声玻璃的碎裂的声音,屏障居然瞬间支离破碎,那些散落的金光能量,就像烟雾一样,随风飘散。

另外两人根本就来不及阻止楚天南出手,甚至楚天南出手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

更让所有人惊骇的是,楚天南这简单的一击,竟然就破开了金家无数代战神长老,加持在金光印上的能量。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更加让他们惊恐不已,那把刀像是没有受到任何阻拦,直接碰上了金光印。

叮!

金属相碰的脆响,在这个房间内震荡开来,震得是金家四人耳膜生疼,最近的金国更是首当其冲。

被震得有些肝脏俱裂,忍不住连吐几口鲜血。

楚天南有有些意外,这个金光印能够挡住自己这一击。

“给我破!”

楚天南左手一推,时光嗡嗡作响,猛然发力,只听嘎嘎声不断响起。

金家四人侧耳倾听,竟然是来自金光印之内。

只见那金光印上头,开始不断龟裂开来,不断有金光从裂缝中射出。

随着金光印不断地剧烈颤动,猛然间砰地一声,直接被时光的力量震成了无数的碎片。

金光印里储存的能力,瞬间迸发而出,在屋内刮起来一阵狂风。

并且那些碎片被强大的力量迸发而出,有好几块被打入了金国的体内。

他连哼声都来不及发出,就被力量震飞到墙壁上,在上面留下了一道蛛网状的坑洞。

身上的内力不断外泄,并且碎片已然伤到心肺,估计也是命不久矣了。

“二长老!一起出手!”金无涯见到就一个照面,金国就被打成半死。

再也无法保持书生气,拔出剑就率先向楚天南发难。

“其罪二!通敌叛国!该杀!”

楚天南目光冰冷,仿佛是在看着一具尸体一般,只是轻轻地伸出两只手指,轻轻地夹住了金无涯劈来的剑。

然后右手轻轻一划,时光腾空而起,在空中转了个圈,然后就朝着二长老金满飞了过去。

有了金国的前车之鉴,金满可不敢盲目挡下楚天南这简单的一击!

他手中的兵器,也不是什么凡品,虽说没有金光印那么继承了每一代大长老的力量,但是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金丝线!

此线居然在时光散发的能量下,不断地摇曳着,看似受到了气流的影响,实则在摇曳的过程中,金丝线化作千条万条的金丝细线。

这些细线呼得一声,将时光牢牢地缠住,竟拉住了时光前进的趋势,冲击力量被无数的金丝细线分摊开来。

金丝细线被绷得紧紧的,发出了咯咯的声音,却是阻止了时光的冲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