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

那些正打算出手,击杀江沉的麒麟世家武者,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中。

江沉的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看上去四十来岁的男子,身材高大而笔挺,他鼻直口阔,相貌堂堂。

但此刻,这人的眼中确实流露出骇人的杀机。他的目光所过之处,所有人都觉得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下,情不自禁的打起冷颤。

唯独在看向江沉的时候,眼睛里带着柔和。

江乾坤。

麒麟世家当代家主。

先前还奄奄一息,濒临死亡的江乾坤,此刻已经恢复到巅峰时刻。

封号神武。

麒麟王。

江沉直接跪在江乾坤的面前,咚咚咚的磕了九个响头。

“爷爷,孙儿来晚,让您受苦了!”

“不苦不苦!”

“来了就好!”

江乾坤一笑,如同冰雪融化,这方虚空上都洋溢起快活的空气。

他赶忙把江沉扶起,然后又抱了起来。

“小时候就抱过你一次,没想到一晃都这么多年过去了。”

江乾坤笑的十分开心,笑着笑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又笑了。

江沉出生的时候,江乾坤去看过江沉。

只是那个时候江沉还不记事。

江乾坤的身份太敏感,也只是匆匆看了一眼,抱了一下,便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一晃,都快十七年了。

江沉的脸上有点僵硬,被这样抱着好羞耻,但他也没有反对。

至少眼前的爷爷给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比伞大爷更有安全感。

过了好久,江乾坤才放下江沉,他抬起头来,冷冷的环视四周,不客气道:“你们还留在这里作甚?还要我请你们吃饭不成。”

“家主,他刚刚毁掉了主岛的护岛大阵!”

江过龙惨白着脸,他先是看了一眼狼狈不堪的隋歌,然后才对江乾坤说道。

“哦。”

江乾坤点了点头,“知道了。”

“滚吧。”

“家主!”

江过龙大声喝道:“他毁了我麒麟世家的护岛大阵!”

“那个谁,让你滚你没听到是吧?”

江沉抬头,看着江过龙,毫不客气的说道:“我爷爷是江家家主,江家的一切都是我爷爷的。”

“现在我毁了我爷爷阵法,干你屁事。”

“前几天有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跑到我那里和我抢爹……该不会你现在又来和我抢爷爷吧?”

江过龙没说话。

他确实想要和江沉抢爷爷。

江乾坤这一系,乃是江家最为正统的一系,开创麒麟世家的那位嫡传。

相比之下,江过龙的祖上虽然也出过江家家主……但都算是旁支。过不了几代,家主之位就会重新回到江乾坤这一系。

江鸿歌是江乾坤的独子,江沉又是江鸿歌的独子。

算是一脉单传。

当然,这只是神州大地上的麒麟世家……在神界之中,江乾坤这一脉人丁鼎盛,乃是麒麟世家的支柱。

若是江过龙真的认了江乾坤当爷爷,怕是他也不用为了那么一点小小的资源而苦心经营了。

江乾坤冷冷的看向江过龙。

江帝舵等人去神州的事情,他也知道,只是那个时候他几乎已经是死了,即将被下葬。

若非司空明月赶到……现在就没有江乾坤了。

断月山司空明月,自己的孙媳妇!

在神界,断月山与麒麟世家齐名。

只是麒麟世家的势力,重点扎根在神州,镇压神界与地狱两界,守护神州。

而断月山的力量,重点分布在神界。

未来江沉纵横神界,能迅速崛起,便是接手了神界的断月山的势力。

现在,神州断月山之主,竟然成了自己的孙媳妇?

断月山与麒麟世家联姻……啧啧啧。

想想就刺激。

当然,前提是,江沉不能回归麒麟世家,否则……麻烦就打了。这两家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会引起神界其他势力的忌惮。

司马御谋算把江沉嫁到断月山去,便是抱着这个想法。

本来,她以为自己的算计落空了,却不想,司空明月早就和江沉勾搭到一起了。

只是没有对外公开而已。

甚至现在,司空明月也一直都没有公开露面,影响太大。

司空明月是神帝重生,但是神界之中的神帝可不在少数。纵然司空明月领先现在的神帝五千年,但除非司空明月能再成神帝,否则在神帝面前,她依旧是蝼蚁。

……

江过龙神色悻悻,他扭头就走了。

留在这里只能丢人。

护岛大阵与海王大舰的碰撞,恰好将隋歌夹在中央,隋歌再强也受到重创。

若非是他的身上有神器护身,怕是现在已经死了。

隋歌踉踉跄跄,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江沉之后,也灰溜溜的走了。

江沉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将他拿下。

隋歌很危险,纵然身受重伤,也能爆发出恐怖的力量,江沉自己有伞大爷护身,但是他的父母和爷爷也在身边。

再说吧,反正跑不了。

隋歌的性格偏激,和江沉有的一拼,不杀江沉,他不会善罢甘休。

等他来杀就是。

“爹,娘!”

江沉看到江鸿歌和东方瑜,忍不住笑道。

啪!

江鸿歌朝着江沉的脑袋上狠狠的来了那么一下,怒斥道:“看这院子,都被你破坏成什么样子了!”

海王大舰坠毁,一路横推到了这间小院旁,这间小小的院落自然无法承受那恐怖的冲击波。

除了院落里的几栋建筑之外,整个院子都被摧毁了。

这里……是就是江乾坤的住处,也是江鸿歌长大的地方。

“滚!!!”

江沉刚刚张嘴,还未等说话,江乾坤就朝着江鸿歌咆哮起来,把他推到一边去。

“敢打我的宝贝孙子?”

江乾坤瞪眼,“滚一边去!”

“走,咱爷俩喝酒去!”

然后江乾坤就拉着江沉,乐颠颠的跑回了屋里。

“这……是怎么回事?”

东方瑜呆呆的看着江鸿歌,有些不知所措。

刚刚江乾坤还奄奄一息,濒临死亡……现在怎么就生龙活虎的。

江鸿歌苦笑一声,道:“问咱们儿媳妇吧。”

“哪个儿媳妇?”

东方瑜还有点懵。

江鸿歌看了一眼慕倾雪,自己的伤就是慕倾雪治好的。

“我让明月姐姐带来了几颗神丹。”

慕倾雪笑眯眯的说道:“九阶神丹九转回生丹。”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异常精彩。关注这里的神二代,更是直接呆住了。

九阶神丹,九转回生丹!

神王都求之不得的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