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六,金百合家大姨、三舅、三姨、小舅他们几家要来金家大路拜年耍。金百合的母亲想借着这个机会,把木一介绍给娘家亲戚认识,便让金百合打了电话给木一。

木一便来到了金百合家,跟着金百合,又是买菜,又是做饭,忙里忙外……

随着亲戚们陆续到来,金百合家里一下子就闹热了起来。虽然对金百合的公公、婆婆、小舅、小舅妈,还有表姐、表妹、表弟些,木一之前基本上已有个大概认识。但是要想把他们的关系系统里厘清,目前木一还是做不到的。但凡有拿不准的木一便偷偷地问金百合,金百合又悄悄地给木一讲解。

就在金百合和木一把菜准备得差不多的时候,腊肉、香肠和鸡也煮起了,暂时中途休息一下的时候。大家便围坐在一起,这金百合的姨娘、舅妈些便关心起木一的工作和生活来。一番交谈之后,大家便说金百合家三姨的房子楼上两间房都是租给了别人在住,楼下的房子锁起在没有人住。反正木一在外面租房子住,倒不如搬到三姨家的空房子里去住。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好意。木一也不好拒绝。木一只好把自己已经在元旦节的时候便付了57号房东陈叔叔一年的房租的事情给大家说了。大家的一致意思便是让木一去找房东退房租。

面对亲戚们的关心,木一盛情难却,便答应回去上班的时候找房东说说这个事情。

春节放假是从初一放到初七,初八开始上班。所以初七的下午木一和金百合便回城关去了。回到57号之后。两人便去找陈叔叔说这个事情。原本心里还有些担心的,但是一见了陈叔叔。他倒是哈哈一笑,便答应了木一的退房要求。只是他还温馨提示木一老规矩是“正月护头,腊月护尾。”建议木一过了正月十五再搬家。到时候他退木一十个半月的房租即可。木一见陈叔叔很爽快,自己也很爽快,便说不满一月按一月收,只退自己十个月的房租就可以了。

元宵节的时候,木一把金百合小庆请到家里,和小杰俊哥儿大家一起过了一个欢乐的元宵节。大家“偷青”来煮了火锅吃。

因为小杰觉得在上海的工作不太理想,虽然工资比其他地方要稍高一些,但是开支也很大。他们住得地方也不好,只能租最便宜的地下室来住。在社会上飘了这么一段时间,也跑了好几个地方,但是都不太理想。父母便建议小杰留在家里看看县上会不会还组织召考。如果组织考的话,就去考一下。如果能够考上,就像木一一样,虽然工资不高,但是还是比较稳定。如果没有召考,或者没有考上,到时候又再说。这样一来,瓦塘的房子就没有再租给别人了。

就在元宵节的晚上,大家去偷了青回来,边煮火锅吃。小杰便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木一。小杰想得是,自己再耍几天,等到俊哥儿开学走了,都还没有消息的话。他就去成都打工。木一在县上上班继续帮他留意到消息。一旦有了招考的消息,便马上打电话给他,他就从成都赶回来报名,然后参加考试。

大家都觉得这个想法不错。毕竟报名一般都是报两三天。从成都赶回来,一天的时间也就够了。所以,无论如何都是能够报得上名的。如果去了北京、上海这些地方,一天就不一定赶得回来了。

又因为第二天便是星期一了,又过了十五,所以木一和金百合都决定星期一从武曲街57号搬到顺中巷10号去。因为木一的东西并不多,便没有让弟弟们来城关帮自己搬。

金百合给领导请了一天的假,她是要留下来帮未婚夫搬家的。

木一去上班,金百合便在57号收拾东西。等木一下班回来的时候,金百合的小舅、还有房东陈叔叔两人帮着木一把衣屋、床上用品、书籍、办公桌、锅碗瓢盆、炉子等东西一一搬到楼下的时候,居然有好大一堆。

木一把大门和房门的钥匙取下来退还给陈叔叔。又说了许多感谢的话。其实木一的心里,还是有些舍不得离开这里的。毕竟这是自己踏入县城的第一个落脚点。一住就住了差不多两年半。而且这里还有许多的回忆。

房东陈叔叔硬是退了木一十个半月的房租。无论木一说什么,他都收那半个月的房租。实在没有办法,木一便在去小货车的途中买了两包好烟。领着小货车来57号拉东西。等大家帮忙把东西上到车厢之后,木一便拿了包好烟给陈叔叔,并说是感谢他帮忙搬东西。陈叔叔这才高兴地把烟接了。大家互相说了一些相互祝福和感谢的话。

小货车师傅便把木一的东西给拉到了顺中巷10号。因为顺中巷10刚好是在一个拐角后面的小巷子里。小货车只能开到前面的顺中巷8号房位置,离顺中巷10号还有十几米远。只能从这里徒手把东西搬到顺中巷10号去了。

金百合的小舅去家里把三姐屋子的钥匙拿了过来,打开了顺中巷10号的大门和地楼的房门。大家便把东西先搬到院子里放着,好让小货车先走。等小货车师傅和小舅走了。木一和金百合,赶紧把屋里的卫生重新打扫了一遍,方才慢慢地把东西往屋里搬。

这底楼的屋子是一个套间。外面的间有一张床,有一个空衣柜,一张饭桌,一根板凳,有一套沙发。里面的间,也有一张床,一个衣柜,里面放着的是三姨家的衣物,还有电视机,比外间多了一个窗户。木一的东西也不多,因为有了衣柜。倒也很快就收拾好了。

木一和金百合商量了一下决定睡外面的张床。于是两人把床上物品收拾到里间的张床上放好,便把自己的床上用品铺到了外间的张床上。然后,又把沙发搬到了里间放好。这才把办公桌搬进来摆放在床头边。这样的话,方便木一看书写字。但是还差一个椅子或者独凳。不过可以把长板凳,拿过来将就着用。

收拾好这一切,两人这才细看起门口的“厨房”“浴室”。楼梯下面的空间被巧妙地设计成了浴室和厨房。虽然顺中巷10号的房间面积和武曲街57号的面积总体上差不多。但是这里更有一些家的味道。

木一和金百合站在院子里观察起新环境。

这是一间蛮清静的小院,看上去很方正,是一个大概有十多个平方,不超过二十个平方的小院子。院子的南面是围墙和进出的通道——大铁门。院子的西面是顺中巷8号的围墙,围墙下边是一个小花台。花台里面种了一些美人蕉、月季、金银花,还有一些芦荟。北面一半是顺中巷8号的小平房外墙,一半是猪圈和厕所,只是因为三姨家没有人在屋里住,也就没有养过猪,圈舍里堆放了一些粪桶还有锄头背篼之类的杂物。院子的东边便是一楼一底的小砖房。在东北角楼梯边有一株很大的杏树。

因为搬东西、收拾屋子,两人都很累了,又很饿了,也便不想做饭了。金百合提议去婆婆家吃饭,木一不想去麻烦他们。于是两人便到街上去找吃的。

出了顺中巷,往教育局的方向便有两家漂烫火锅。两人去了“姐妹”漂烫火锅吃。因为两人觉得这家的味道要好一些。吃了饭,两人便买了一些洗漱用品回家去了。

“哥,你先洗,还是我先洗?”

“小百合,你先看一会儿电视吧。因为这里的环境还不熟悉,这些东西我先用一哈,检查一下有没有问题。我先洗,确定了安全了,你才洗。”

木一拉开灯仔细检查了一下电热水箱的电线,虽然看上去有一些灰尘,但是没有老化破损的迹象。拿起电笔检查了水箱也没有漏电的现象。然后又去检查了电闸的保险丝,确定是保险丝,不是用铜丝或铝线代替的。

确认电闸是关闭的之后。木一这才打开水管开关,把水放进水箱,然后拿木棒帮上布条,把水箱清洗干净。放掉污水,重新放进干净水。然后看了看时间,合上电闸,烧水。烧了十分钟,听见水响声,拉下电闸,然后把水箱下面的花洒打开,试了试温度,热是热了,但是还不够热,估计应该有三十多度,不到四十度,木一便脱了衣服进去洗。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木一便洗好了。木一继续放水,把水箱里的水放完。这才关上花洒。打开浴室门,叫金百合把睡衣拿来穿上。重新给水箱放上水,然后看了看时间,合上电闸,进屋去吹头发了。

看着时间,木一便出来给把水温兑合适,拉下电闸,才喊金百合来洗。

金百合穿着睡衣进了浴室,然后把睡衣递给了木一,然后关上浴室门便开始洗澡。等金百合洗好出来,喊木一的时候。木一又赶紧把睡衣给她拿过去披好。两人回到屋里,木一赶紧用电吹风给金百合把头发吹干。

然后两人便迫不及待地钻进了被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