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这间房子里其乐融融,就像是一个大家庭一样,氛围让秦风向往。但自己毕竟不是这里的人,他时刻记得自己姓秦!

害,想这些干嘛,自己的事情都没有搞清楚还在这一直想个没完。

秦风今天在林婉家里算是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其乐融融了,但也勾起了自己心里的那分苦涩。

爸爸,妈妈!我的爸爸妈妈呢?

不知道为什么秦风感到很失落一种无助,那是任何人都不能代替的无助感。像是决堤的洪水一样冲击着秦风的四肢百骸。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在林婉家里度过了一天,直到郑寻天和郑一一一起离开,秦风知道自己也该回家了。

林婉看出了秦风的样子不大对劲。

于是,在送出来的时候林婉特意要求你送秦风下楼。

“怎么了,看你精神状态不大多?”

林婉还是那么的温和知性,能够一语中的秦风内心深处。

秦风一滞,但还是面带微笑的回答了林婉。

“开什么玩笑,看到你们一家子欢聚在一起我高兴好来不及呢,不然我忙前跑后的这么久岂不是白费了!”

秦风极力的掩盖着自己的脆弱。

“不对,你有事情瞒着我,告诉我好吗?”

那一句句温柔的话语如一阵阵清风呼在了秦风的内心,掀起了深处的涟漪。

欲言又止,秦风还是没说出口,他也不知道自己如何开口。

“真的没什么,行了你也别送了,回家去吧,好好和家人团聚一下,刚才我们都在你们一不好说,现在我们都走了,你们正好四个人在一起好好聊聊天!”

秦风礼貌的拍了拍林婉的肩膀,转身潇洒的走了。

但转身的一瞬间,秦风的心里却是显得空落落的。

秦风去了常凯那里,他需要醉一回,好好感受一下堕落的感觉。

多少年了,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的颓废过,即使是家族把自己的一切财政都给切掉的时候,他都没有在乎过,甚至连一点感觉都没有,但是今天他特别迫切的需要喝一顿,直到喝不动为之!

常凯看到秦风独自一人回来了,脸上的表情冷漠,知道不是太愉快,所以话很少。

还没有走的马虎也看到了,两人在一边寻思着该如何和秦风说一下。

这时候憨憨的大雄出来了,嘴里哼着小曲,看上去很享受现在的这中生活。

也确实,在山里多少年了,怎么会享受过这般滋润的日子呢?

别说女人了,一只母鸡都没见过,更何况这KTV里边全是美女了,不干别的,就光是在这待着看一天那也是精神的享受啊!

“哟呵,大英雄回来了?这怎么还搞得萎靡不振的呢?别榨干了吗?也是,三个一起上是谁都着不住啊!行了兄弟,回来就好,哥们陪你去喝几杯,让你好好放松一下,然后倒头大睡一觉一切都是美好的!哥们这些天可就是这么过的,那些美女可真是太能玩了,真是太刺激了!”

大雄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对着秦风喋喋不休的说着。

但没有发现秦风并没有听他说什么。

而是直接去了吧台,在台前说了几句之后转身拉起大雄就进了常凯的办公室。

“喂,搞什么啊,都三个人了还不爽啊,告诉你啊,我可是真男人,我可不干你那猥琐的事情!”

大雄紧张兮兮的被秦风拽着往里走,嘴里还不忘记喊着骂着。

看到马虎两人直发愣。

也就只有这爷们敢和少爷这么说话吧?换做他们任何人,那都是欺天大罪啊!

砰!

门关上了,秦风外套一脱,往沙发上一扔,直勾勾的盯着大雄。

“兄弟,别搞错了啊,我是大雄,你丫的被控制了还是中邪了呀?”

大雄一边退,一边问着秦风。

这丫的怎么回来不大正常呢?

不是去做好事了吗?榨干了更不会做出这种偏激的举止呀。

大雄还在飞速思索的时候秦风终于开口了。

“陪我喝酒,直到我把我灌醉为止!”

“握草,早说呀,这多大点的事情,搞得哥们都快弯了,吓死我了!”

大雄听到秦风说话了,算是也放下心来了,其实一进来看到兄弟那个样子,大雄还是挺担心的,毕竟这些日子在一起 经历了很多,谁知道是不是又遇到了南海宫那个死变态呢?

要知道人家可是大家族的子弟啊,倒下一个独眼,肯定还有无数个独眼在暗处保护者南海宫的安危的!

不对,这家伙莫不是失恋了?这可怎么办,我也不懂啊,这些山外人谁知道脑子里一天想的什么,这些天接触的那些个妹子一个个都是需求不同,难不成面对三个这家伙怂了?

大雄的脑子里这些天全是一些男女之事,所以三句话离不开老本行。也就把秦风也想到了那样的事情上去了。

没过多久,服务员直接抬着几筐酒进来了。

看到这么多的酒水,大雄自认为自己很能喝了,但还是被眼前的酒量给吓到了。

“沃日,秦风你这是怎么了,有必要这样对自己吗,喝死你谁管你啊!”

“那岂不是太好了,反正也没人管,喝就行了,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废话呢?”

秦风已经上手开酒了,一手拎一瓶,相互一勾,两瓶全开,拿起一瓶就是一顿猛灌!

大雄听着那咚咚咚的声音直起鸡皮疙瘩。

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一起喝了。

咚咚咚!

常凯办公室的门敲响了,大雄以为是马虎和常凯来了,所以就直接让进来了。

但进来发现来人并不是常凯,也不是马虎。

“你谁啊,来这里干嘛来了?出去!”

秦风还在低头喝酒,根本没看到进来的是谁。

大雄以为是走错门的,正准备轰出去。

但对方开口了。

“秦风,好几不见!”

秦风听到声音,抬起了头。几分醉意下看到了一个头戴黑帽的中年人。

“陈亿豪?找我?”

秦风认出了来人正是陈家的陈亿豪,但现在算是个落魄的逃犯吧!

“看来还记得我,那我就不废话介绍自己了。这酒水我能喝吗?”

陈亿豪一点都没有害怕的样子,而是一指桌子上摆满的酒瓶端起一瓶就和秦风一样咚咚咚就喝了个精光。

“有事?”

“嗯!”

几瓶酒下肚之后两人开始聊起来了。

“确切的说是来求你!当然我是有报酬的,相信你会对我的报酬感兴趣的!”

陈亿豪一脸自信的看着秦风。

“呵呵,有意思,不过先说说吧,让我感兴趣的有很多,担心你的正好不是我的菜!”

“你会的!”

陈亿豪嘴角带笑,异常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