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蒙,中原!山水宜人,古城林立!秦风带着叶冬晴几人,来到一座名为御风城的古城,一座座古建筑,占据了足有数百里方圆的地面。

如此规模,比之现实世界中的任何一座城市,恐怕都不会逊色。

古城街道中,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挑目望去,则是可以见到,在那城外的一座座万丈高山上,隐约,建立有一座座形似于城堡的建筑,琳琅满目,数不胜数。

城中无数人时不时的抬头朝那万千城堡望上一眼,眼神中,无一不是充满了向往和崇拜。

那是中灵学府。

鸿蒙世界中,最强大的势力。

所有人穷极一生,都想要进入的至高学府!其强大,其底蕴,其气魄,纷纷不是单单表面能看出来的,更多的是深入人心,长达数万年的民众崇拜,根深蒂固!鸿蒙五大学府,风水轮流转,唯独这中灵学府,数万年以来,始终屹立不倒,当属至强,难以撼动!这是绝对实力的彰显,更是学府之底蕴的表现!来到御风城的秦风几人,觉察到当地民众的状态,心中也是忍不住一阵惊叹。

一座学府,令世人敬仰本就了不起,但若是能让当地人都始终如一的保持着向往,却也是另一种不可思议的恐怖。

难以想象,中灵学府究竟是有着何等实力,才能如此!“老公……”佐伊樱子观望了一番四周,抿嘴说道:“这些鸿蒙人,好像不太关注我们……”“中灵学府广纳天下贤士,英雄不问出处,当地民众受其熏陶,自然也不会去关注陌生人的来头。”

秦风淡笑道:“但若是在其他地区,恐怕就完全不一样了。”

“我们怎么进入中灵学府?”

叶冬晴问道。

“测试。”

秦风道:“中灵学府有着一套特殊的测试,万古以来,只要在他们的测试中合格,便可进入学府修行,只是多年来,每一年能通过测试的人,从来没有超过一人。”

“这么难?”

林静脸色一变:“不是吧?

每年都没有超过一人,这下子咱们四个人一起去,能都进去吗?”

“自信点,把吗字去了。”

秦风看了林静一眼道。

林静:“……”拜托亲亲老公,是你一再强调进入钟灵学院有多难,咱们都是从现实世界来的‘凡人’,能自信吗?

佐伊樱子看了那城外的一座座高山建筑,凝声道:“那这中灵学府,什么时候会对外开启测试?”

“随时都可以。”

秦风笑了笑:“走吧,咱们得抓紧点,老婆她们还在等我们呢!”

“嗯嗯!”

一行四人化为四道流光,径直的朝着那中灵学府疾掠而去。

御风城中顿时一阵骚动。

“三位索命境巅峰,一位无距境强者?”

“我勒个去去,今天很是热闹啊,居然直接来了四人挑战中灵学府的测试!”

“嘿嘿,可惜中灵学府的测试,测的可不是实力,而是各方面资质,我看这四人呐,也是用不了多久,就都要败兴而归咯!”

“成不成是一回事,看不看是另外一回事,万一他们之中,真有人进入中灵学府了呢?

那可是一年一见的稀奇事啊!”

“你是在说梦话吗?

今年已经有一个白秋生进入了中灵学府,难不成还能有第二个人?”

“就是,数万年以来,中灵学府可从来没有在同一年时间里,接收过一名以上的学员,因为得到一名学员后,他们就会将测试门槛调高,那白秋生十岁气功,十三岁腾空,十八岁问天索命,而今三十岁,便已是无距境强者,如此天资,近代谁人能比?”

“说来也是,近代能与白秋生的资质一较高下的人,都是凤毛麟角几乎没有,而要比他资质更出众,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这四个家伙哪里来的?

连中灵学府这么点‘潜规则’都不知道,居然也敢妄想进入中灵学府?”

“……”满城津津乐道,没有人看好这四道流光,反而因为觉得他们愚蠢,引起了一阵热闹。

这些声音,秦风几人自然都是能够听到。

叶冬晴几人纷纷脸色一沉。

尤其是叶冬晴,美眸中涌现出了不安。

她的武道资质,很难评判。

因为她已经快要两百岁,至今不过索命境巅峰,在天才云集的鸿蒙世界中,可以说是相当差。

但事实上,她又是在灵气复苏后,短短一年多时间里,以稳打稳扎的方式,迅速达到了这个境界,说她是绝顶天才,同样不为过。

棱模两可,难以判决!似是察觉到了叶冬晴的担忧,秦风握住她的小手,轻声笑道:“别担心,既然是中灵学府的测试,想必也不是只看片面的。”

“嗯……”叶冬晴点了点头,也只有这样想了。

几人落脚在距离御风城最近的一座山头,呈现在眼前的,便是一座足有百丈高的城堡。

仅仅只看了一眼,秦风等人的心情,便纷纷不由自主的沉重了起来。

这是一种压力。

源自于这座城堡的无形压力!沧桑、古老、神秘、苍劲!仿佛源自开荒时的气息,令人内心躁动,其中隐隐波动着的一股股强横气息,更是叫人几乎窒息!且不想其他城堡,光光是眼前这一座,便已是充斥了好几位,实力甚至足以碾压秦风的绝顶强者!中灵学府之可怖,难以言喻!!叶冬晴等人纷纷脸色泛白。

秦风则是脸色一沉,上前一步虎躯震荡,磅礴的真气冲涌而出,强行抵御那源自城堡的无形威压。

与之同时,秦风朗声大喝:“我等自现实世界而来,听闻中灵学府广纳天下贤士,不问出处,意欲进入学府修行,参加测试!”

嗡!!隐约之中,好似是有一道嗡鸣声响彻。

空间震颤了一下,那笼罩着秦风等人的无形威压,悄然间溃散,一道苍老的身影,则是神鬼莫测般的出现在城堡大门口。

威压虽散,可秦风几人的心情,却仍然得不到半分缓解。

因为眼前的老者,太深不可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