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牵扯到妹妹,水凝霜怎么可能会拿她当做筹码,从心底就直接否决了水弘业的提议。

“皇叔!烟儿是我妹妹,父皇母后最为疼爱她,这种事不能将烟儿扯进来,我也不想再听到这样的话!”

虽然水弘业被水凝霜叫一声皇叔,但是他只是旁系一脉,自然不敢违背水凝霜的决定,连忙拱手告罪。

既然不能利用风墨对水凝烟的感情,水弘业又想到了一个方法,

“不如过几天让那墨风一起前去,虽然看不透他的修为,想来不会弱,到时候可以再观察观察他的修为武技,顺便也能保护小公主!”

对于这个提议,水凝霜斟酌了会儿,觉得可行。本来她不想让妹妹跟她去冒险,但是又不得不去,还能顺便观察考验墨风,还多了个帮手,何乐不为。

“这个可行,我待会儿就去问问,皇叔你也再去准备准备!”

“墨哥哥,你之后是要到中圣境去吗?”水凝烟手托香腮看着风墨,“去那么远做什么呢?”

听见水凝烟问,风墨也不打算瞒她,

“去看一个人,是我的表姐,叫紫月,她说我要是不去看她,她会收拾我的。”

说起雷紫月,风墨已经两年没见过了,虽然在风家两人经常拌嘴,但是关系却是越拌越好。

“紫月姐姐她是不是很漂亮很厉害?”

酸溜溜的话音从水凝烟口中传出,她很是羡慕雷紫月,风墨不远万里就是为了去见雷紫月,自己以后会不会也如雷紫月般,让风墨如此的挂念。

“嗯,很厉害,她是一个阵道天才,也很漂亮,”风墨坏笑的看着水凝烟,“不过,和烟儿比起来,还差那么一点点。”

双腮飘起红云,水凝烟被风墨这样夸奖,心里的小兔子扑通扑通的乱跳。自从明白了自己喜欢水凝烟,风墨就不像以前那样对感情木讷,反而一反常态,经常逗水凝烟开心。

“紫月姐姐是道院弟子吗?”

害羞的水凝烟连忙继续问风墨,转移话题。

“嗯,她在道院修行阵道,也不知道现在修行的怎么样了。”

“肯定很厉害,我以后也会很厉害,那时候我就可以保护墨哥哥,而不是让墨哥哥保护我了。”

水凝烟握着拳头,一本正经的看着风墨。

“烟儿,你可以保护谁了?”水凝霜一进门就听见妹妹的声音,“墨公子也在啊!”

“啊!姐姐,你怎么偷听我和墨哥哥说话呢?”

温柔的摸了摸妹妹的头,水凝霜看着风墨,

“正好,凝霜想请墨公子过几天帮个忙,不知墨公子可否愿意?”

没有随意答应水凝霜的请求,风墨反过来问她:

“不知需要我做些什么?”

“过几天,我要带着烟儿去个地方,很是危险,到时候我怕照顾不了烟儿,所以希望墨公子保护烟儿。”

皱着眉头,风墨很是不解的看着水凝霜,既然知道危险,为什么还要带着水凝烟一起去呢?

明白了风墨的想法,水凝霜本不想告诉他原因,不过看到自己的妹妹也在,这事儿风墨迟早也会知道的,还不如干脆点。

“墨公子有所不知,此次我们要去的地方是我玄水皇朝一位姑祖的墓府,事关她的传承,我和烟儿都要去!”

水凝霜和水凝烟的姑祖,水月,灵帝巅峰修为,数百年前曾和离火皇朝的一位灵帝巅峰老祖大战。虽然最后水月杀死了对方,但是她自己也重伤濒死。

无奈之下,水月只好就地打造了自己的墓府,希望以后的水家后人能够寻得她的传承。

水月是玄水皇朝得绝世天才,当初她专门为家传功法九幽冥水诀创出了一套武技,幽冥碧落剑,无品级,施展者修为越高威力越大,配合九幽冥水诀施展,威力更是提高一倍。

由于当时没有人知道大战具体发生在什么地方,再经过数百年的变迁,直到现在,玄水皇朝才找到了墓府所在。

“好!烟儿就交给我,我保证她不会受到伤害!”

看见风墨答应了,水凝霜对过几天的行动又添了几分信心,本想再告诫妹妹几句,不过看到水凝烟痴痴的看着风墨,女大不中留,这才十四岁就……,叹着气离开了。

“烟儿,这么重要的是你怎么不告诉我?难怪你要我陪你几天。”

轻轻地握着水凝烟的小手,风墨略带责备的说。

“姐姐说这次去有很大的危险,我不想墨哥哥你跟着去冒险。”

看着泪珠欲滴的水凝烟,风墨哪还忍心去责备,伸手替她擦拭眼角的泪珠,轻声的说到。

“你真笨!我不去你更危险,有我在一定会保护好你的,相信我!”

“嗯!”

接下来的几天,为了更好地保护水凝烟,风墨从水弘业那要来了不少玉简。白天陪着水凝烟到处玩耍,晚上抓紧时间刻画阵盘。

几天下来,风墨刻画了不少阵盘,都是宗级高阶阵盘,其中还有一个王级中阶阵盘。虽然风墨如今的实力堪比灵王后期,但是神魂才堪堪比得上灵王前期,刻画这王级阵盘,差点他的神魂抽干。

“墨公子,你准备的怎么样?明天就要出发了。”

水凝霜打断了风墨和水凝烟的嬉闹,心里很不是滋味,妹妹水凝烟从小很黏着她,如今却是变了。

“嗯,准备的差不多了,不知道这次我们有多少人前去?”

“此次前往,因为不行兴师动众引人注意,所以人数不多,算上你总共有六人。”

风墨有些疑惑,看样子没多少人知道,那这所谓的危险来自何处?不可能来自墓府本身,那水月老祖不会闲的无聊,设置重重机关来阻拦她的后辈。

“听你的意思,除了我们就没人知道那地方了吗?”

“有,离火皇朝知道,毕竟墓府里还有他们的老祖宗,他们不可能不打探,这也就是比较危险的地方。”

弄清楚了一切,风墨心里大概有了个数,也就是玄水皇朝和离火皇朝一起抢夺墓府的传承。

“好的,我明白了,不过我会以烟儿的安全为主,至于其他的就要靠你们自己了。”

“可以!”

水凝霜听了这句话,心里又气又喜,气的是风墨依旧对玄水皇朝无所畏惧,喜的是他很是在意妹妹水凝烟。

“既然一切妥当,那么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发,到时候烟儿来叫墨公子。”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