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璃听了,顿觉尴尬。

这人在说话时,确实是能让她闻到一股淡淡的酒味。但她真不信,这人只是饮了点酒,还会影响到他的记忆力。

让她提醒他,无非就是想听她亲口说出来罢了。

秦璃谨慎的环顾了下四周,只见没其他人走近,才道:

“既然公子这么说,那我就把有些事,当面说给公子听听好了。您今天也看到了,付家的那个斯文败类,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来我家,去废弃柴房找我家的婢女……”

实在想不出,用哪个词语来形容姓付的那个渣男,会比较文明一点。无奈之下,只好用了“斯文败类”四字。

三公子偷笑了下,“我只看到你了,阿璃。”

秦璃眼神里闪过一丝无奈。

人家这话说的对。当时是那两个贱渣在废弃柴房里,在外面的,是她和他,还有她的父亲。

秦璃看着三公子,眼神里透着疑惑,“那你当时怎会在那儿?”

三公子一脸真诚,“因为我看到你了。”

秦璃有些不敢相信,可也不得不信。

如今的她,只怕是全嘉余府最倒霉的女子了。一个书香之家的千金,被知县的儿子嫌弃,还被那人的相好给害的险些丧生。

哪怕是在古代,她这事儿,都能在一天之内,传遍整个嘉余城。

若说如今的她,已然成了全嘉余城最受人关注的女子,只怕也不为过。只是人家关注她,多半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在关注她而已。

自她被三公子救起了,回到家,在醒来之后,直到今天,她都没走出过家门半步。

可即便如此,她偶尔走出闺房,只在自己家里,都还能听到一些流言蜚语。

有些流言是她家的婢女们说的;还有些流言,是前来她家,借着来祝福她和付煜即将大婚的名义,来看她和她的家人们的笑话的,那些长舌妇们说的。

她一个不怎么走出闺房的女子,都能在家听到那些难听的话。

三公子在最近这几天,经常来她家,怎会听不到那些话语?

儿时的她,也曾与三公子相见过。可在他们都长大了之后,她在他眼里,只是一个陌生人了。

他从对她感到陌生,到他记住了她的模样,仅只用了几天的时间。

秦璃心里泛起一丝酸涩感。虽然儿时就认识的三公子,在救了她之后,终于记得了她的模样。可在她看来,这并不是一件令人感到欢喜的事。

凛冽的风声自屋后的竹林处传来,像极了恶鬼的哀嚎声。

秦璃一听到这阵风声,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在她穿越来到这个时空,成了秦夫子的女儿秦璃之后,短暂的几天之内,就遇到了这么多的难事。

而她所面临的每一件事,都是与付家的人们有关的。他们在背地里对她所做的一切,无非就是想置她于死地。

原来的秦璃不会泅水,这些,付煜分明都知道。可他眼见着褚心嫣把她推下水了,却漠然离开,全然不管她的死活。

倘若三公子没有及时救她的话,那她是不是已经溺水而亡,很难说。

好不容易得救,醒来了,却又收到了加了毒药的汤药……

若她本人不是医者,那她还能活到如今?

秦璃眼底掠过一丝阴鸷,在心里道:

付煜你个贱渣,是你把我害的这么惨的。你别以为,你偷偷的跑到我家,说几句甜言蜜语给墨玉听,哄骗的墨玉信你的鬼话,不去为我说公道话。我就能怕你了。

我可告诉你,我不是原来的秦璃,不会为别人考虑太多。

你且给我等着,我定会让你付出代价!

秦璃双眼流露出来的情绪,被站在她对面的三公子,瞧的分外清楚。他不禁关切道:

“阿璃?”

秦璃一听到三公子的话语,努力让自己的心绪恢复宁静。心里知道,如今能为她作证的人,除了清荷,也就只有三公子了。

墨玉那个贱女子,心里眼里只有付煜,怕是就是把墨玉绑到了府衙,墨玉也是不会为她说半句公道话的。

当着三公子的面儿,秦璃说出了心里话。

“公子,多谢你及时出手相助,救了我一命。也谢谢你给我丸药,为我驱寒。更多谢你今天在柴房之外,及时的接住了我扔过去的石子,借丝帕给我,让我能避开熟悉的人们的目光,顺利的回到房间……”

三公子听到了秦璃的悲凉话语,忙道:

“你别这样儿……”

秦璃微微抬头,面对着三公子看向她的温馨眼神,唇角勾起一抹自信的笑容。

在三公子看来,救一个人,不算什么。

所以她当面道谢,他说,那都是小事。

“在这世间,能竭尽全力的救人的人,本就不多。更何况,三公子你所救的人,还是我。”秦璃在心里道:

对于救了我的恩人,自是令我敬重的。

他救了她,还给她服用过一粒丸药。她心里明白,那粒丸药,必是哪位名医给他配制的。

他于她有恩,她当然要努力报恩。

他能用的起锦蝶兰香料,清荷还听到她父亲称呼过他为“殿下”,金银财宝和珍贵药材等物,对他来说,应该都不算什么。

所以她来这儿等他,把她写好的书信拿给他,只是希望那封书信于他们有点用处。因为她在书信里提到了几件事,于他们在嘉余府修桥有益处。

三公子借着照来的灯笼的亮光,注视着秦璃清丽的面容,她那双清澈明净的眸子里,流露出了显而易见的暗淡。

他见了,眸光微微一沉,但只在一瞬间,就又恢复了平静。道:

“天色已晚,风也大。阿璃,你早些回屋歇息。明天,准有好事儿。”

三公子的话语透着关切,也透露着不容拒绝!

听了这话,秦璃只能点了点头。

三公子仍立在原地,以眼神示意秦璃:快回屋去。

秦璃只得朝着三公子福了一礼,转身回屋。走了几步,蓦地回头,只见三公子仍站在大树边,视线是往她的脸上投来的,分外严肃。

她加快前行的步伐,很快回到了闺房里。

在沐浴后出来,秦璃躺到雕花木床I上歇息时,才把她今天托三公子办的事儿,说给清荷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