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席乐彤浑身湿透的蹲在浴室的角落,盘起的头发凌乱不堪的贴在脸颊,身上的白色礼服因为被打湿的原因,紧紧的贴在皮肤上,竟显得异常的诱惑。

陆景淮脑中想到的便是这个小妮子是真的长大了。

他来不及多想,赶紧冲上去将席乐彤抱起来回到床上,席乐彤本来刚压下去的那股邪念被陆景淮这么一抱,全部都冲了出来。

她挣扎着:“你放我下去,别·····别抱我。”

陆景淮没有理会她,将她放在床上之后,拿起毛巾又把她的头发擦拭干净:“你怎么了?

怎么这么烫?”

席乐彤此刻甚至根本已经不受控制了,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她不停的摇头:“难受,我感觉我要死了。”

“瞎说什么?

我去叫医生。”

说完起身要走,席乐彤一把拉住他:“别走,小叔别走。”

“彤彤,别闹了,你现在在发烧。”

席乐彤根本听不进去,起身紧紧的将陆景淮抱着:“小叔,你为什么不多看我一眼呢?

为什么?”

陆景淮闻言,脸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伸手掰开她抱着自己的双手:“我去给你找医生。”

席乐彤慌乱的从地上爬起来,直接扑上去抱住了陆景淮的腰,踮起脚尖亲吻在陆景淮的耳垂上。

顿时,陆景淮浑身都僵住了,忘却了要将人推开。

席乐彤走到陆景淮面前,媚眼如丝的看着他,在陆景淮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凑上去吻住了他的薄唇。

······前厅,姜楠有些担心席乐彤的情况,于是便也跟着来后院,可是没走两步,沈湛便叫住了她。

“你去哪?”

“我就出去走走!”

沈湛走到姜楠的面前,柔声开口:“是不是觉得这里很闷?”

姜楠顺着沈湛的话接道:“是是是,有点!”

“那我们回家吧。”

“啊?”

这才来没多久啊,而且,沈湛竟然会在乎自己的感受?

“怎么了?”

姜楠摇头:“没事,走吧。”

想必席乐彤应该没什么事情的,毕竟不管怎么说,陆景淮都是她的小叔。

坐在车上,姜楠开口道:“沈湛,你和陆景淮是不是很熟悉?”

沈湛闻言,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好看。

语气酸溜溜的开口:“怎么?

看上人家了?”

姜楠没好气的开口道:“神经病。”

一句话,点燃了沈湛的暴躁因子,她一把拽着姜楠的手臂,怒视着她:“姜楠,注意你的身份。”

姜楠甩开他的手,显然对于这样的沈湛,她一点都不害怕:“我什么身份需要注意。”

“怎么?

这么快就忘记了吗?”

姜楠笑笑:“我看忘记的是湛爷您?”

“姜楠,别试图惹怒我。”

“怎么?

打我?

囚禁我?

还是威胁我?”

姜楠一一的数着他的“恶行”随即嘲讽道:“哦····我忘记了,湛爷是谁啊,肯定还有更多的办法折磨我。”

“滚下去!

”沈湛觉得,姜楠在和自己待在一起,自己肯定会控制不住到时候伤到她就真的追悔莫及了。

姜楠冷笑:“你以为我愿意和你待在一起?”

说完,直接打开车门下车。

刚双脚落地,沈湛的车就飞快的离开了。

姜楠看着那辆有些熟悉的豪车,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姜楠,你难道还没醒悟过来吗?

京都的深秋有些寒,本来是有披肩的,可是掉在沈湛的车里了。

姜楠双手环抱着自己取暖。

这条路是在郊区,根本就没有出租车,现在什么东西都在沈湛的车上,要回去也是不可能的了。

路灯将姜楠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阿嚏!”

沈湛这个没良心的,把自己放在这里鬼地方。

“阿嚏!”

姜楠又打了一个喷嚏,她现在唯一想的就是希望能有现在立刻的宾客开车经过,她能打个顺风车。

可是走了半小时也没看到,正当她要绝望准备自己徒步走到市区的时候,身后突然亮起了车灯。

姜楠心里大喜,不顾形象的就去拦车,好在车也停了下来。

她走到窗边,敲了敲玻璃:“您好·····”玻璃打开,姜楠愣住了,随即有些惊喜的开口:“是你?”

周时樾笑了笑:“姜楠,好巧。”

“是啊,我运气太好了。”

“上车!”

姜楠没扭捏直接上了周时樾的副驾驶。

一上车,姜楠就一直在打喷嚏,周时樾很贴心的开了空调,但是姜楠还是感觉自己的头有些痛。

“怎么?

感冒了?”

姜楠点头:“应该是着凉了。”

“我送你去医院。”

“谢谢你啊,周先生!”

“大家都是朋友,不用客气。”

“改天请你吃饭。”

“好!”

一路上两人又沉默了,姜楠觉得有些尴尬,于是便找话题:“周先生也是来参加晚会的?”

周时樾点头:“是啊,不过不太喜欢所以就提前出来了。”

“你呢?”

还没等姜楠开口,周时樾继续开口道:“我看到沈湛了,你是和沈湛一起来的吗?”

姜楠点头:“是啊!”

周时樾闻言,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开口道:“那怎么一个人在马路上,你不知道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走夜路可不安全。”

“有啥不安全的,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再说了,我一直相信好人总比坏人多的不是吗?”

周时樾笑了笑:“那不一定了。”

“怎么不一定,周先生不就是好人了。”

周时樾看了她一眼,一边开车一边开口道:“不知道你对好人的定义是什么?”

姜楠想了想道:“如果周先生不是好人,也不会让我上车,更不会送我去医院,你觉得呢?”

周时樾笑了笑:“好像确实如此。”

姜楠没在说话,有些难受,于是便靠在靠背上休息。

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快十一点了。

检查结果有些发烧,需要输液。

姜楠躺在床上,听着医生说的话,等医生走后,周时樾便开口道:“我已经帮你办理住院了,你好好休息。”

“谢谢你啊,周先生。”

“不用谢,快睡吧,我在这守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