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时分的水云县极为安静,即便是白日里往来宾客众多的朱府也是陷入了沉寂之中,不复白日里的繁华了。

不过也正是此夜深人静之时,几道身影自街角处潜出,如几道鬼影一般飘入了朱府,随后一道微光自朱府的上空一闪而逝,一道隐蔽的结界将整个朱府笼于其中,也遮盖了其中隐隐传来的惨叫声与血腥之气!

与此同时,凌子谦正呆在酒楼的房间之中,在窗口遥望着朱府的方向发愣,算算时间,针对朱府的屠戮也应该开始了!

是的,今晚的行动凌子谦并没有参加,不过王剑君也并没有让他就这么的回百草堂,而是让银剑卫为他定了个酒店用以安置他。

在凌子谦所在的位置,根本看不倒朱府,不过当结界张开到时候,朱府上空所绽放的那道微光凌子谦倒是看得仔细,也知晓今晚的屠戮确实是开始了。

虽然晚上的行动是凌子谦提议的,但他的心中却也没有其他特别的感觉,毕竟朱家本就该死,凌子谦也不是那种圣母心爆棚的人,不想妄造杀业除了因为清虚老道的话之外,大多还是因为自己的性格原因。

只是若真必要的话,便是要他亲自动手,他也是毫不犹豫的就会下杀手的,毕竟在修行界之中,一味的退让并非是好事,该柔的时候柔,该刚的时候就必须要刚硬起来。

只要坚信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的,问心无愧,那就放手去做便是了!

今晚的行动由王剑君亲自带队,又有金剑卫萧凌风和银剑卫辅助,今晚行动可谓是万无一失了,凌子谦稍微看了一会便转身回去修炼了。

这一夜凌子谦就在修炼之中安然度过了,随着体内真元的不断壮大,天际也渐渐的亮了起来。

“嘭嘭嘭!”

“凌少爷!”

正当凌子谦运行完最后一个周天收功的时候,门外便传来了叩门和叫喊声。

那个声音凌子谦记得,似乎是王剑君手下其中一个银剑卫的,想来也是王剑君派他来的。

昨晚王剑君等人屠完朱家之后,并没有在凌子谦所在的酒店入住,想来是有自己隐秘的住所的,毕竟之前他们还提到了一个隐剑组织。

“嘎吱!”

“凌少爷,大人有请!”

待凌子谦打开门后,正如凌子谦所猜的那样,门外正是王剑君手下的银剑卫之一,也正是王剑君派他来叫凌子谦的!

凌子谦稍微整理了一下之后,便跟着他下楼出了酒店,向王剑君所在的位置走去。

这一下楼才发现,今天的水云县确实有些不一样了,路上的看到的县民都在匆匆忙忙的往同一个方向赶去,那正是朱府所在的方向,也正是那银剑卫带路去往的方向!

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极为怪异,有些许的悲痛,但更多的却是解脱般的轻松!

朱家在水云县的百姓的心中乃是抗击水云匪的英雄,这也是水云县内所有人都敬仰朱家的原因,因为他们感觉是朱家保护了整个水云县,让水云县不会近一步的被水云匪残害。

现在全县都在传,那水云匪集全部实力偷偷摸入了朱府,想要趁夜色杀朱家一个措手不及,却没想到朱家老爷子老当益壮不说,便是水云县令朱建云也是实力惊人,在朱家山穷水尽之下,居然还是硬生生的与水云匪的三大匪首同归于尽了!

大清早的这个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水云县了,所有听到消息的人全都不知道这是该欢呼还是该悲伤了,虽然朱家被灭了门于水云县的居民来说有些可惜,但笼罩于水云县上的一大块阴云却也因此消散了,这却更值得庆幸和欢呼!

凌子谦跟着那个银剑卫来到了头一天喝茶的地方,也就是朱府门对面的那个茶摊,茶摊离朱府很近,可以看到整个朱府那气派的大门前,全是前来围观的县民,毕竟不管是朱家被灭门,还是说水云匪被歼灭,于水云县县民来说都是不得了的大事!

朱家营造的英雄人设很是成功,至少朱家被全灭的时候,那些不知情的百姓们还能为他们流露出一丝悲伤之意,只是不知道若是这些人知晓了朱家的真实面目,知晓了水云匪本就是朱家培育的,那会不会恨不能生啖其肉,饮其血,抽其筋,将其挫骨扬灰!

“坐吧,没想到这朱家笼络人心还真有一番手段,这些人脸上的悲伤之色可做不了假。”

因为周围皆是闻讯前来的县民,为了不惹众怒,便是王剑君也微微克制了下音量,使其刚刚好只能由在座的几人听到,加上周围喧闹人群的掩盖,一般人还真就听不清他们在谈论什么。酷文

在座的几人修为皆不低,即便是周围的人群在吵闹上几分,在有所准备之下,他们都能轻松且清楚的听到王剑君所讲的话,而不被周围的环境所干扰。

“若非有这番手段,朱家也不可能暗地里操控着水云匪劫掠之际,还能将自己的人捧上水云县令之位,毕竟这县令一职,最开始还是水云县的县民们联名上书请命才把郡守的人给请下来考察的。”

凌子谦习惯性的微微晃动着手中的折扇,朱家的计划其实称不上有多精妙,只是他们将自己摆在了一个最不惹人怀疑的地方,这一手牌却是打的不错,想来最开始的时候,即便是自导自演,他们也是有不少人丧命于这次朱家自导自演的自相残杀之中的!

也唯有这样,朱家才能将水云匪彻底的摆在自己的对立面,从而不惹其他世家的人怀疑,毕竟即便是水云县这样的偏僻小县,能够撑得起一个世家的人都不会太笨!

“乡野愚民就是好糊弄,被耍了上百年了,还在为凶手欢呼歌颂,简直是愚笨!”

看凌子谦在王剑君的面前说起朱家的手段如何如何的好,萧凌风却是面露不屑的插了一句。

萧凌风乃是神剑王朝的精锐金剑卫,不仅仅经历过各种血雨腥风,也执行处理过不知多少次不为人知的阴暗,对于他们而言,朱家的小手段他们看上一眼,便能识破,苦肉计?在他们面前这都是玩剩下的手段!

凌子谦无奈苦笑,萧凌风等人处理过或执行过的很多事情,比这次朱家的事情可黑暗血腥的多了,见识的多了,对于这些事情的察觉也就更加的敏锐了,但他们也不能将所有的水云县的县民都当成是他们吧!

朱家的手段很直接,很简单,却也很奏效,至少实践表明了朱家确确实实的将整个水云县的人民蒙在了鼓里,玩弄于股掌之中,且这一骗,就是上百年而不露破绽!

“完成目标任务不难,难的是如何快速有效的完成,这一点朱家确实也有可取之处。”

兴许是因为自己为水云县除掉了一个毒瘤而高兴,王剑君说话的语气似乎比之昨日柔和了很多。

王剑君一开口,萧凌风立即闭口不言了,即便是心中犹有些不服气,但他却也不会傻到去反驳王剑君的话,既然王剑君这么说,那就这样吧!

“人心难测,即便是他们先入为主的认为是满门忠烈的朱家被屠了,恐怕他们也不会伤心太久,毕竟不是自家发生的事。”

王剑君看向朱府大门所在的位置,突然放下茶杯感慨了一声。

凌子谦等人闻言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朱府的大门处,却见隶属水云县衙的一大批引气修士在一小队筑基修士的带领之下,正从朱府内鱼贯而出。

而他们的手上抬着的,正是朱府内的一具具尸体,也正是王剑君等人昨晚的杰作!

王剑君虽然杀意很盛,但却也不是心理扭曲之人,朱家的人虽然一个活口都没留,但击杀他们时却是快准狠,每具尸体上都没有一丝多余的伤口,全都是一击毙命!

王剑君并没有因为自己对朱家的厌恶而选择折磨他们,而是选择了最为干脆迅速的方式,以强大的势力直接碾压,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了战斗,这种方式可以说很符合一军之将的身份。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奇怪的是县民们的眼神,大多数的县民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抬出来的那些身穿黑衣的尸体之上,而对那些身穿简装的尸体却是下意识的忽略了!

当然了,那些黑衣其实也都是朱家的子弟,王剑君等人昨晚可不只是杀人那么简单,为几个死人穿上水云匪的衣服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

“水云匪给他们造成的恐惧和伤害太甚了,所以在亲眼看到水云匪突然覆灭之后,他们的心中会有一种不真实感。”

凌子谦看到那些县民眼中的深刻的仇恨之火,顿时心生感慨,水云县的县民大多都深受水云匪的迫害,谁人敢说家中没有亲人或亲戚没有遭到过水云匪的毒手?

此刻看到水云匪的尸体被抬出来之后,场面顿时便混乱了起来,不计其数的县民推挤之下,竟连带队的筑基修士都控制不住局面了!

毕竟他们是县衙的人,而且法不责众,总不能仗着一身的修为,当街镇压这些暴怒的县民吧!

所以一时不察之下,居然被县民们冲破了保护圈,各个身穿黑衣的水云匪尸体瞬间便被劫掠一空,无数的县民不断的拳打脚踢,放声大哭,只是他们失去的亲人却也并不会因此而归来了!

可笑的是,昔日里被认为是水云县英雄的朱家家主的尸体在这哄抢的途中也是被震落在地,并被无数愤怒的县民围攻水云匪尸体的时候无意识的践踏着!

常年生活在恐惧笼罩之下的水云县民,在这一刻全都疯狂了起来,便连县衙来的修士都不得不避其锋芒,退到了一边,任由他们发泄!

这种压力憋久了人是会奔溃的,索性今日一并发泄了,明天好回归正常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