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易逝。

一转眼三月已尽。

整个衙门的衙差连轴转,再加上户部的官员也是昼夜不歇,又加上两万人马从旁协助。

二十个日日夜夜的全力以赴,就是没有找到袁琴的人影。

金陵城中倒是查出了一匹没有户籍的不明人。

但是这些人老的老小的小和袁琴根本对不上号。

面对这样的结果,梁王广震和苏勤只不得上报夏承佑。袁琴可能已经离开了金陵城让夏承佑下旨各地严防死守。

接到梁王的书信,夏承佑也是很恼火。

“皇祖母,您说他是不是故意的!就一个龙金凤而已,他们这么多人,怎么就能让人跑了呢!”

“自然不会!”夏太后叹气,“龙金凤谋害的可是广毓,梁王就这么一个儿子,他比谁都更想拿到龙金凤为儿子报仇呢!拿不到只能说明龙金凤和鬼医太过狡诈!再者就是他们背后还有势力!”

“若是龙金凤出了金陵城,那就更不好找了。天大地大的,找一个人还不是大海捞针的。再说了,如今百废待兴的,因为她一个人让各地严防死守的,搞得人心惶惶的,划不来!”

“嗯!”夏太后点头,“明面上自然是不好下旨的,不过可以暗中差人去捉拿!奶奶倒是有个主意。”

“奶你您说!”

“换做你是龙金凤,你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夏承佑一愣随即道:“报仇!”

“广毓,齐王,你姐姐,都是他的仇人不假,可是我们才是她最大也是最想对付的仇人!他们那边已经打草惊蛇了,若是龙金凤还活着,下一个目标就是我们了吧!与其等着她来复仇,还不引蛇出洞!”

“奶奶的意思是?”

“选秀!”夏太后望着夏承佑道,“你虽已经封了两个贵妃,但是后位空悬,妃位也不足。我们祖孙二人单力薄的,你承载着整个江山社稷,不如早点开枝散叶!另一方面,那个龙金凤肯定会趁此机会混入宫里。到时候我们再对付她就是了。”

“这……”夏承佑迟疑了片刻后点了点头,“长痛不如短痛!就依奶奶的。”

四月芳菲。

大夏皇帝颁发圣旨,全国选秀。

不论门第,不限地域,只要年纪在十四到二十之间未嫁女子均可报名。

优秀者入宫为后妃,即便成不了娘娘只要自愿也可以入宫为宫女。年满二十五便可放出宫来,自行婚配。

六月底前为报名期。

礼部会派专职官员赶赴各地府衙州县接受报名。

七**三月为评选期。

十月入选者则由礼部官员带领入京。

名额不限,择优选拔。

很快加盖着国玺的文书传达各地。

收到文书的时候,齐欢和金翎正在园子里练功。

安宪顾衡子从旁指点。

从金陵城回来。金翎便央求顾衡子和安宪一同教两人练功了。

不管什么时候,自己强才是真的强。不管以后如何,有个好功夫总归是没错的。

除了去军营的时间,她和齐欢都是不停的练功。

金翎和齐欢一同看了文书。和文书一起到的还一封夏太后的密信。信上让齐欢和金翎多加防范,对于每个报名的秀女都不要放过。确保早日发现龙金凤。

临淄城里原本就设有府衙,如今还都是原来的人马。

“他们去做就可以了。”齐欢对着金翎柔柔一笑,“如今想想,当时在牡丹楼就结果了她就好了。当时我已经肯定她是龙金凤了。一念之差啊……”

“杀了龙金凤,鬼医就更无迹可寻了!”金翎将文书和密信一同传给了安宪和顾衡子。

“这倒没什么!”安宪看了信悠悠道,“他们此刻也跟老鼠一般,只能躲在某个见不得光的角落里吧。老奴觉得他们应该还在金陵城里。娘娘如此大张旗鼓的选秀,无非就是想把他们引出来。”

“袁琴已经露过脸了。”齐欢盯着亭子外的花儿道,“如果她想参选的,肯定会改头换面再找个身份的。如此,鬼医还会为她新换一张脸的。找起来的确有些麻烦。”

“鬼医能给她换脸,目前能做的也就削骨改变脸型五官了。这些都是要动刀子的,肯定会留下破绽的。天生的脸和整出来的脸肯定不一样的。”

作为现代人,金翎对整容并不陌生,甚至她为了美还开过眼角,虽然是微整但是对于整容,她还是了解过很多的。

龙金凤若是换脸肯定是大动了。这个时期的条件有限,就算鬼医医术再高明,也不可避免的留下一些整容的痕迹和后遗症的。

“这个如何分辨呢?”候在一旁的李燕秋也跟着顾衡子看过了文书和密信,“皮肉愈合了,即便是有后遗症也是很多年之后的了,但是龙金凤若是混入宫里,很快就会动手的。选秀是步险棋。”

“娘娘也是看梁王这么多人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急了吧。”安宪徐声道,“我们能看出娘娘的用意,龙金凤自然也能看出来。就是不知道她能不能沉得住气……”

“除非她换脸失败了。”金翎接道,“只要她脸换好了就一定会出头的。你们想,以她现在的处境,根本进不了宫。选秀就像给她架了座桥。她肯定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的。不然她想入宫是不可能的事。”

“没错!”齐欢颔首,“我见过袁琴,她那双眼睛是藏不住的,这个人很好强,所以这次选秀她一定会报名的。”

窝在小客栈地下室的龙金凤已经可以起来走动了。

地下室阴暗潮湿,她一直也没有看过自己的样子。已经过去二十多天了,脸上已经不疼了,只是稍微有些水肿。

根据鬼医的要求她每日脸上都是涂着药,裹着纱布。

为了不牵扯脸上的伤,这二十天她几乎都是靠流食存活的,一天也就一顿。鬼医给配的很好,一点点流食,她一整日都不会觉得饿。

龙金凤正转圈的时候,男人钻了进来。

“外头大街小巷都贴满了告示,皇上要选秀。我带回来一份。你们看。”

“什么选秀!”鬼医看都没看的奚落道,“分明是引蛇出洞!”